关于“虫草”,你可能误解了两件事

导读:藏虫草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如果选一味养生中药送长辈,你首先想到的会是什么?


人参?灵芝?鹿茸?还是冬虫夏草?


在以前,或许上述四者皆可,但随着近年来人们对中药材的保存、食用便利性等要求提高,各种加工产品及提取物层出不穷。


而且,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与相关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颠覆了我们越来越多的认知,尤其是被誉为“中药之王”的冬虫夏草(指代西藏虫草)。


虫草素成为“冬虫夏草”研究热点


有据可查,自从1951年虫草核心成分虫草素(3'-脱氧腺苷(3'-dA))被发现,数十年里关于该成分的研究就从未停止过,国内外专家学者都在效仿屠呦呦在青蒿素的研究经历。


e8bbdb38d92e95c17c73f025d1ed619f.png

图片来源:CAS数据


虫草素作为一种核甙类新药,最初是在20世纪70年代被发现有抑制肿瘤、抗疟原虫和抑制mRNA翻译的作用,之后又于20世纪90年代添加了腺甙脱氨酶(adenosinedeaminase,ADA)抑制剂对其抗肿瘤活性的表达所起到的作用。


而经过多年的研究推进,目前已有充分的数据证明虫草素能干扰基因细胞RNA和DNA的合成,抑制癌细胞等不正常细胞的分裂,并能作为区别细胞中不同的RNA聚合酶的工具;同时在表现出极强的抗真菌、抗HIV-I型病毒和选择性抑制梭菌的活性。


但随着人们对“冬虫夏草”中药材以及虫草素的研究深入,却发现研究结果逐渐偏离了我们原有的认知,越来越多新的研究领域出现在了研究人员的视野中。


冬虫夏草(藏虫草)并不含“虫草素”


一分钱一分货,在对虫草研究的初期,西藏虫草(也以冬虫夏草直接代替称呼)以其稀有性与历史性通常情况下,都是首要被作为实验对象,人们想当然的已经默认了“藏虫草”中必定含有大量虫草素。


可事与愿违,随着研究结果的不断公布,研究进程的不断推进,事实所呈现的样子却越来越令人失望。


2017年,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的王成树研究组发表在《CellChemicalBiology》上的一项研究更是为蛹虫草的抗癌活性提供了可靠的分子证据。并且根据研究中基因及产生模式,证明了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虫草素。


e0634e14764c0d7cd5e3be847dc60151.png

图片来源:东方卫视新闻截图


之后,也有逐渐有着大量海内外专家学者公布了相类似的研究结果,仅以虫草素而言,至少藏虫草是毫不沾边,至于有没有其他的药物疗效,则需要其他的研究数据支持。


另外,屋漏偏逢连夜雨,2016年CFDA强调,全球针对虫草的研究阶段目前尚处于“成分识别”阶段,并没有什么高质量研究能证明冬虫夏草对人体健康有特殊功效。并将冬虫夏草(藏虫草)正式踢出了保健品行列,并警告称检验的虫草及其制品中,重金属砷的含量严重超标。


更为意外的是,一直被人诟病的盗版“冬虫夏草”--蛹虫草,却在此次研究中被证实了其富含“虫草素”,着实令人唏嘘,妥妥的电视剧狗血剧情吧。


虫草素半衰期仅1.6分钟


剧情发展到现在,按照正常的逻辑,下一步研究工作应该集中如何高效利用“虫草素”完成创新药的研发。


但是,科学家却在虫草素的研究过程中发现了另一个问题:“虫草素半衰期仅1.6分钟”。


虫草素作为腺苷的结构类似物,其核心特点上也与腺苷类似。在药物半衰期方面,虽不像腺苷一样入血后,半衰期不足10秒,但虫草素一旦进入体内,由于需要通过核苷转运体(hENT1)进入癌细胞,还必须通过磷酸化酶(ADK)转化为活性抗癌代谢物3'-dATP,然而活性物质在血液中被一种称为ADA的酶迅速分解,一般情况下,其在血浆中的半衰期仅有1.6分钟左右。


如此一来,提取出的虫草素很大程度,并不能对人体产生药效。那么,难道虫草中药材也与虫草素在人体内情况一样?还没来得及吸收,就已经降解了?


为了探寻这一问题,科学家继续对虫草相关成分进行了分析,并且还仅在蛹虫草中发现了另一种与虫草素伴生的分子“喷司他丁”。并通过进一步研究证实了,喷司他丁作为虫草素的保护伞,正是为了抵消虫草素易降解的特点,使其降解周期更长,更持久。


e8d6861c23533c20a9418e4f3d908c7b.png

图片来源:CAS数据


当然,科学家在对发现“喷司他丁”之后的今天,更多科学家也在想方设法绕开“喷司他丁”,从分子改良方面入手,希望能得到真正意义上单纯的长效“虫草素”。


而就在去年,据中国生物技术网报道称,发表在《ClinicalCancerResearch》上的相关研究中,英国牛津大学与生物制药公司NuCana利用其新的ProTide技术,从虫草素(3'-dA)中提取了一种新型化疗药物NUC-7738。


386fc59dc81f47251e413bda28af1294.png

图片来源:《ClinicalCancerResearch》截图


其不仅具有比母体化合物高出40倍的癌细胞致死效力。同时具有对腺苷脱氨酶(ADA)降解的抵抗力,能将活性3-dAMP释放到细胞中,在那里迅速转化为关键的抗癌代谢物3'-dATP,使得其药物半衰期达到50小时左右,且耐受性良好。


总结


其实,通过以上研究结果展示,并非是为了针对“冬虫夏草(藏虫草)”,也不是一味地否定“冬虫夏草”,毕竟虫草素只能作为冬虫夏草的成分之一,至于冬虫夏草中是否还有其他未曾发现的成分,不得而知。


但是,就目前研究结果显示,夏学励也坦言:藏虫草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物超所值,一方面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无论何种虫草,都注定不可能是一种药食同源的东西;另一方面,与其疯抢“软黄金”一般的“冬虫夏草(藏虫草)”,不如选择性价比更高的蛹虫草制剂。


0d198fec61cbab58b1ee1db531897edf.png

图片来源:药智数据


以药智数据中针对虫草筛选的诸多药物中的“金水宝胶囊”为例,其成分中的发酵虫草菌粉(Cs-4)不仅具备蛹虫草的一切特性成分,包括虫草素+喷司他丁,且其价格较之“藏虫草”而言也是天壤之别,在具备医生用药建议的情况下,或许更多患者也因此有了更多、更明智的选择了吧。


96b27997ac743e013c9d7065932c827c.png

图片来源:药智数据说明书数据库


当然,宏观上来讲,医药产业要想构建一个更真实的用药环境,类似藏虫草这样的研究能更多的推进,最终还得需要监管单位、生产企业与患者三者共同努力才行,而将最新、最前沿的医学研究内容摆在患者的面前,仅仅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看大众能否真正的听进去,从根本上改变现况,任重而道远。


参考资料:


1.《杀死癌细胞的效力高出40倍!虫草素提取物在1期临床试验中显示出巨大希望》,中国生物技术网,2021-10-12


2.《牛津大学:冬虫夏草真能抗癌?虫草素改造后抗癌效果突出!》,生命科学前沿,2021-10-22


3.https://www.chemicalbook.com/ChemicalProductProperty_CN_CB2190747.htm


4.《喷司他丁的药理作用》,chemicalBOOK,2020/10/22


5.《心内科神奇的“多面手”腺苷,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医脉通,2021-07-28


6.《冬虫夏草能抗癌?》,蓝莓医生,2021-10-09


「新闻时讯、深度评论、咨询报告、线上直播、学术会议... 一键获取!

找工作、招人才、查数据、找供应商、悬赏交易、信息发布,点击“药智网”,一网打尽~」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本平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