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抗肿瘤“步履蹒跚”,吉利德Trodelvy为何不被超七成医生接受?

导读:Trodelvy疗效有临床意义吗?

今年3月,吉利德对Trodelvy在HR+/HER2-乳腺癌患者中的表现没有给出明确结论,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于上周末的ASCO年会。但此次公布的详细数据,并不完全符合医生的期望。


在接受过重度预处理的HR+/HER2-乳腺癌患者中,与医生选择的化疗相比,Trodelvy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34%。虽然这次风险降低的幅度是一个相当不错且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但Trodelvy在“延长患者的无恶化生存期”这一关键指标上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接受Trodelvy治疗的患者中,肿瘤无进展的时间中位数为5.5个月,仅比化疗组中位数的4个月改善了1.5个月。然而,就是这一微小的差异,让人怀疑Trodelvy在这个关键潜在市场中的价值。


上周六,来自TROPiCS-02 III期临床试验数据在2022年ASCO年会上进行了公布。


Trodelvy疗效有临床意义吗?


吉利德在3月份表示,这项研究达到了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但吉利德曾说,“在这一人群中,对‘临床意义’的定义观点不一”。也正因为这句话,导致其给投资者留下一种“这项改善不一定具有临床意义”的印象。


肿瘤学家期待得更多。德克萨斯大学MD Anderson癌症中心的乳腺癌医学肿瘤学主任Debu Tripathy博士告诉Fierce Pharma,延长不到两三个月的PFS“真的不值得”。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调查的肿瘤学家中,有92%的人也表示,他们希望看到有至少两个月的改善。


不过,吉利德认为Trodelvy的表现还不错。


吉利德肿瘤临床开发高级副总裁Bill Grossman博士在接受Fierce Pharma的采访时表示:“我认为,重要的是要长期观察药物在这一人群中的疗效。”


他指的是在几个时间里程碑中的PFS率分析,而这些都显示Trodelvy持续优于化疗。最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年的时间里,Trodelvy治疗组中21%的患者没有疾病进展,而化疗组中这个比例只有7%。


Grossman还指出,多个亚组分析中,Trodelvy在除三组外的所有组中均显示出PFS益处。


TROPiCS-02试验纳入了之前接受过内分泌治疗、CDK4/6抑制剂和2至4线化疗的HR+/HER2-乳腺癌患者。在此前至少接受过三次转移性疾病化疗方案治疗的患者中,Trodelvy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0%。Grossman表示,对于入组TROPiCS-02试验前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曾接受过CDK4/6抑制剂治疗的患者,Trodelvy在PFS上确实有两个月的改善。


延长生命的数据有待验证


第一次中期分析中,Trodelvy在总生存指标上显示出更有益的趋势。这款药物将死亡风险降低了16%,并将患者寿命延长的中位数从1.6个月增加至13.9个月。


在293名患者死亡后,这项纳入543名受试者的试验结果达到了上述数字。Grossman指出,调查人员会在大约350名患者死亡后进行另一项分析,然后在死亡人数达到438后进行最终计算。


MD Anderson的Tripathy表示,他希望看到两到三个月的生存改善。而RBC的调查显示,如果Trodelvy的这项指标达到两个月,75%的医生会愿意使用。


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综合癌症中心的Hope Rugo博士是TROPiCS-02试验的首席研究员,他认为,现有的数据已经能够表明Trodelvy在重度预处理患者群体中的效益。


Rugo在一份声明中解释道:“在这些治疗选择有限的患者中,观察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在临床意义上的降低,意义重大。Trodelvy将会成为这些患者未来重要的潜在治疗方案。”


Grossman还表示,吉利德已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与FDA开会讨论数据。他补充说,目前的数据在之前已与FDA达成一致。


但RBC分析师Brian Abrahams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吉利德目前似乎不愿意提交Trodelvy的申请。考虑到医生曾反馈,“如果Trodelvy在短期内获得批准,那么该药在HR+/HER2-患者中的使用可能会受到限制”。


在未来不确定中奋勇前进


吉利德想要以Trodelvy为重点,扩大其产品范围。公司目标是到2030年,肿瘤学收入能占到公司总收入的三分之一。这款TROP2靶向ADC的药物,就是2020年吉利德斥资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的重点目标。


目前,该药被批准用于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和膀胱癌。但分析师们认为,对Trodelvy销售峰值的预测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HR+/HER2-乳腺癌领域。现在的晚期治疗方案是对这一理论的首次检验。


不过现在来看,Trodelvy在HR+/HER2-疾病方面的潜力似乎不太明朗,一部分是因为TROPiCS-02数据低于预期;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在今年的ASCO大会上,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展示了其HER2靶向ADC药物Enhertu在低HER2表达水平(HER2-)人群中的积极效果。


HER2低表达组还包括HR+患者,这意味着Enhertu和Trodelvy之间可能存在患者重叠。接受RBC调查的医生数据显示,平均39%的HR+/HER2-患者符合Enhertu的HER2低表达描述。


Grossman认为,由于受试者不同,Trodelvy的TROPiCS-02试验和Enhertu的DESTINY-Breast04试验不能同时进行比较。例如,Trodelvy研究要求至少进行过一次CDK4/6治疗,而Enhertu研究可选择使用CDK4/6药物进行预处理;在Trodelvy试验中,患者此前至少接受过两次化疗,而Enhertu则是至少一次。


Grossman也表示,尽管Trodelvy在重度预处理患者中的数据存在争议,但吉利德仍致力于将Trodelvy适应症转到早期乳腺癌领域。


一旦某种药物在后期治疗中表现出单一疗法的疗效,那么在早期治疗中,尤其是在联合治疗中,通常会看到更好的效果。“这就是我们坚信能够继续为早期患者带来更大益处的地方。”Grossman补充道。


参考资料:

ASCO:Gilead's Trodelvy limps forward in new breast cancer lane as below-par showing casts doubt;Fierce Pharma


药智.png

责任编辑:八角

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图片、文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