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个30年,本土药企才能与跨国药企一战?

导读:2021年跨国药企收入TOP 10!

30年积蓄,本土企业才勉强在本土与跨国药企站在同一起跑线,但放眼世界,却又需要多少个30年,才能和他们一起站上世界舞台?


诚然,中国早期的医药行业,缺乏内生力量确是最真实的写照,单纯依靠原料药、中成药之类的工业水平,毫无疑问不是彼时罗氏、诺华等跨国药企的对手。甚至当时政府也因其给当地带来的“巨额税收”而放下身段。


90年代,如上海副市长赵启正三番五次登门邀请罗氏入驻的情形,绝不是个例。礼来、美敦力、辉瑞、默沙东哪个不是各个省市“抢”过来的。


整整30年,本土制药企业在顶尖制药水准、系统化管理模式以及高效的研发进程的熏陶下,终于顺理成章地诞生了如恒瑞、贝达、复星及百济神州等优秀的本土企业,内生力量取得了大幅增长,本土舞台的表演权正在逐步倾斜。


再加上近年来资本力量的集体簇拥,本土企业积蓄30年的“信心”终于迎来爆发,一边频繁地向药监局递交IND/NDA(临床实验/新药申请),一边撒下大把资金拼命去各个世界级医药论坛中露脸。一时间“国产替代”成为了众多医药人的共识。大量早已身价不菲的跨国药企高管毅然选择脱离体制,落户名不见经传的本土企业,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实力突飞猛涨,创新药企接连上市的如今,本土企业与跨国药企的差距到底缩小了多少?本土企业要想站上世界舞台又还需要多少时间?却又如何得知。


跨国药企top10,大品种优势明显


近日,除个别企业外,如诺华、赛诺菲等大多数跨国药企的2021年业绩均基本公布,全球总体药企收入整体上扬,增幅程度虽不一,但共同特点上,各药企核心品种无一不是撑起上涨业绩的绝对主力。


image.png


数据来源:各企业业绩报表


据统计资料显示,跨国药企全球收入方面最高的企业仍是有着“宇宙第一大药厂”的辉瑞,以813亿美元的年收入与92%的同比增长率冠绝全球。另外,就连榜单全球收入最低的诺和诺德2021年业绩也成功突破200亿美元大关,标志着跨越疫情之年的2021成为了全球医药产业新的起点。


而究其原因,跨国药企业绩实现跨越最主要的原因或许各有不同,但无论如何“大品种”必将有一席之地。


辉瑞:新冠疫苗助力重回“榜一”


2月8日,辉瑞公布2021年业绩,实现营收813亿美元,同比大涨92%。


按业务划分,辉瑞疫苗业务营收139.14亿美元,肿瘤学业务营收32.42亿美元,内科学业务营收22.35亿美元,医院业务营收18.84亿美元,炎症和免疫学业务营收12.31亿美元,罕见疾病业务营收9.50亿美元。


image.png

图片来源:辉瑞2021年业绩报表


虽说,扣除新冠业务(口服药+疫苗)之外,辉瑞制药业务同样增长稳健,期间达到了444亿美元的全年营收(+6%)。但不得不说辉瑞作为目前疫苗和口服药两者均处在最前列的企业,仅仅疫苗Comirnaty的年收入就已达到了367.8亿美元,占比全年收入的45.23%,更是已经接近了2020年全年收入的419亿美元了。


不仅于此,辉瑞除了新冠疫苗Comirnaty外,还有获批即斩获各地特大订单的口服抗病毒药物,虽2021年销售额并不显著,但主要源于获批时间接近年底。对此,知名分析师预测该药2022年销售额高达240亿美元,将成为辉瑞又一重磅。


这样看来,辉瑞2021年业绩冠绝全球最重要的因素应当为新冠疫苗“Comirnaty”的功劳,至于明年或许会有新冠抗病毒药物“Paxlovid”的一席之地。


罗氏:三驾马车销量大幅下降


2月3日,罗氏发布2021年销售财报。期间业绩收入628亿瑞士法郎(约683亿美元),比去年+8%。其中制药业务收入+3%,诊断业务收入+29%(基础业务的强劲增长与COVID-19检测的高需求)。


无疑,两大板块中对罗氏整体业绩起到较大提升作用的无疑更多的是其疫情期间的诊断业务增长,据其首席执行官Schinecker表示,自大流行开始以来,罗氏已经提供了超过12亿次COVID-19测试,且未来随着更多新冠变体的出现,需求也面临较大的提升。


image.png

数据来源:罗氏2021年业绩报表


而制药领域方面,成熟产品上的Ocrevus市场表现最好,2021年成为罗氏销售额最高的一款产品。销售前十的产品有6成涉及肿瘤领域,且大多都呈现较好的增长趋势。新上市药品,即Hemlibra(血友病)、Ocrevus(多发性硬化症)、Tecentriq(癌症)、Evrysdi(脊髓性肌萎缩症)和Phesgo(癌症)的强劲需求也推动了肿瘤部门的增长。


但同时,罗氏肿瘤领域老三驾马车“贝伐珠单抗、曲妥珠单抗与利妥昔单抗”也因持续遭受生物类似药的强烈冲击,2021年收入分别下滑38%,37%和28%,导致整体肿瘤业务板块收入仍下滑11%。


总而言之,2021年对于罗氏而言,表面上看来似乎增大于减,但疫情控制向好的整体趋势下,却为次年业绩增加更多不确定性,而作为重点业务的肿瘤领域,青黄不接的局面下,销售超50亿瑞士法郎的品种仅有Ocrevus一个,且还是非肿瘤领域。未来的罗氏,无疑面临的压力或许还将继续加大。


艾伯维:阿达木单抗销售破200亿美元


2月2日,艾伯维公布2021年业绩,全年总收入561.97亿美元,同比增长22.7%。


image.png

数据来源:艾伯维2021年业绩报表


其中,自身免疫疾病业务收入252.84亿美元,份额达45%。阿达木单抗在2021年销售收入为206.94亿美元,单只药品年销售额突破200亿美元大关。后续则是强生联合开发和商业化的Imbruvica,2021年收入也达到了54.08亿美元。加之自身免疫产品线强势补位,瑞莎珠单抗销售收入为29.39亿美元,艾伯维在免疫系统药物上的优势仍在。


但其实,Humira在2021年以3.5%的小幅增长实现了20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突破,但投资者真正关心的还是其2023年在美国市场失去独占地位后,艾伯维后续的自身免疫产品线能否强势补位?


目前新药领域竞争日趋激烈,部分人认为2023年独占地位的摘除将很大程度上导致艾伯维地位下降,但也有部分人认为,别看阿达木单抗就要到期,国内能够生产合格阿达木单抗的药厂也有一大堆,但仍无法对抗艾伯维在美国市场的地位。


诺华:心衰药品首选疗法增速明显


2月2日,诺华公布2021年业绩,全年净销售收入达到516.26亿美元,同比增长6%。


其中,司库奇尤单抗、沙库巴曲缬沙坦合计贡献82.66亿美元,成为驱动诺华业绩增长的最关键药物。前者作为美国唯一批准用于儿童和青少年活动性肌腱端炎相关性关节炎、活动性幼年银屑病关节炎的生物制剂,司库奇尤单抗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后也实现强劲增长。后者已成为射血分数降低、射血分数保留心衰患者的首选疗法,带动诺华业绩增长实至名归。


image.png

数据来源:诺华2021年业绩报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诺华2021年期间创新药业务收入419.95亿美元,同比增长8%。主要受Cosentyx、Entresto、Zolgensma、Kesimpta、Promacta/Revolade,Kisqali,Jakavi等产品的拉动。其中心衰药物Entresto和风湿免疫药物Cosentyx销售额增加最多,分别较2020年增加10.51亿美元和7.23亿美元。


此外,预计2026年诺华有20多款潜在重磅药物有望获批上市,如TIM-3靶向单抗Sabatolimab、TGF-β抑制剂NIS793、IL-1β抑制剂canakinumab、B因子抑制剂Iptacopan等。


默沙东:K药收入近乎半数,9价HPV增速达4成


2月3日,默沙东公布了2021年业绩,全年营收487.04亿美元,同比增长17%。其中制药业务营收427.54亿美元(+17%),动物保健业务营收55.68亿美元(+18%),其他营收3.82亿美元。


image.png

数据来源:默沙东2021年业绩报表


2021年默沙东销售TOP品种中,PD-1抑制剂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仍稳居默沙东产品销售额排行榜榜首,期间销售额达171.86亿元,已接近制药整体收入的一半,但增速较2020年增长幅度降低也是事实。众所周知,PD-1内卷严重绝不仅仅只是国内独有情况,在全球市场范围内,跨国企业期间PD-1产品同样内卷严重,就算2021年默沙东极尽全力的扩展PD-1抑制剂Keytruda的适应症,但很大程度上依旧无法挽救趋势下降的局面。预计未来Keytruda销售额增长空间也将更为受限。


除Keytruda外,宫颈癌疫苗Gardasil/Gardasil9作为默沙东另一重磅产品,2021年销售额达到56.73亿美元,同比增长44%,近年来,一方面受制于企业本身产能,默沙东9价HPV疫苗也很难取得较大幅度增长,同时国内如万泰生物等企业在HPV疫苗上的替代,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默沙东9价疫苗的销量。但无论如何,9价HPV疫苗奇货可居的属性依旧不变,短时间内也仍将继续呈现稳步增长阶段。


总体来看,默沙东目前对Keytruda的依赖程度依旧很大,HPV疫苗的迭代产品又迟迟无法面世,产品线中绝大部分又相对缺乏竞争力,默沙东在青黄不接的局面,相较其他跨国药企有多不少。


BMS:来那度胺、阿哌沙班营收破百亿


2月4日,百时美施贵宝(BMS)公布2021年业绩,全年总收入463.85亿美元,同比增长9%。研发投入114亿美元,同比增长2.3%。


目前,百时美施贵宝合并Celgene后的业务聚焦在肿瘤、血液病、免疫三大领域,收入分布主要集中在8款重磅产品(合计收入超430亿美元,占比总收入93%)。


其中,Revlimid(来那度胺)与Eliquis(阿哌沙班)营收均超过百亿,独领风骚。前者适应症为多发性骨髓瘤MM和骨髓异常增生MDS,套细胞淋巴瘤等,营收128亿美元,增长6%,后者用于治疗多线治疗后复发或难治的多发性骨髓瘤,营收33亿美元,增长9%。另外,Opdivo逆转2020年销售额下滑趋势,2020年实现8%的正增长。虽对比默沙东Keytruda172亿美元营收和20%的增长,显得非常逊色,相对于罗氏Tecentriq(PD-L1)41亿美元(2020年33亿),阿斯利康Imfinzi(PD-L1)25亿美元(2020年20亿)还是占据第二的位置。


新上市单品方面,BMS2021年批准的两款CAR-T疗法Abecma(BCMA靶向)和Breyanzi(CD19靶向)上市首年市场表现也不俗,其中Abecma是全球批准的首款BCMA靶向疗法,上市首年销售额就突破1亿美元。


还有多款在研药物取得重要进展,如心肌肌球蛋白变构调节剂mavacamten用于治疗有症状梗阻性肥厚型心肌病的新药申请正在欧美接受审查,但其在美国的新药审查周期被延长3个月。


整体上,BMS在重磅产品缓步上升的同时,仍旧积极扩展产品管线,未雨绸缪形容如今的BMS再合适不过。


赛诺菲:度普利尤单抗增速达52.7%


2月4日,赛诺菲公布2021年业绩,净收入377.61亿欧元,同比增长7.1%。


度普利尤单抗是赛诺菲当前的王牌产品,2021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2.7%,销售额来到52.49亿欧元。其增长得益于成人、青少年、6-11岁儿童特应性皮炎患者的需求持续释放,以及在哮喘、慢性鼻-鼻窦炎伴鼻息肉(CRSwNP)适应症上的标签扩大和患者渗透。2020年6月在中国获批治疗成人中重度特应性皮炎,并被列入2020版国家医保目录,覆盖患者超过3万人。2021年9月又在中国获批扩大用于12岁以上青少年特应性皮炎人群。


赛诺菲的制药业务主要聚焦于免疫炎症、神经、罕见病、肿瘤、糖尿病等领域。2021年还启动了针对全身型重症肌无力的III期临床。赛诺菲在罕见血液疾病领域的2款在研产品也比较值得关注。


GSK:前四单品,销量尽数下降


2月9日,葛兰素史克(GSK)公布了2021年业绩。全年营收达341.14亿英镑,同比增长了5%,其中制药部门营收177.29亿英镑(约合239.5亿美元),同比增长3.95%。疫苗部门营业额为67.78亿英镑,同比增长2%;消费者保健部门营业额为96.07亿英镑,同比增长5%。


从营收板块上来看,分为成熟产品与新药(包含特殊药品)两大板块,前者期间收入77.57亿英镑(下跌11%),后者营收100亿英镑(上涨20%)。


image.png

数据来源:GSK2021年业绩报表


从具体产品看,2021年GSK营收增长主要受呼吸系统药物TrelegyEllipta和Nucala拉动,但更重要的一点是,2021年销售前五单品中,前四均呈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趋势。呈增长趋势的仅TrelegyEllipta一款。


同时,在2021年期间GSK有近7款重磅创新药物获得监管批准,且期间还与多家企业达成合作扩展产品管线,再叠加全面加速的分拆计划,在甩掉健康业务这块“赘肉”之后,GSK预计年收益率将达到10-14%左右,真正情况如今,即将揭晓。


阿斯利康:12款单品销售额破10亿


2月10日,阿斯利康公布了2021年业绩。期间实现营收374.17亿美元,同比增长41%。其中新冠疫苗在2021年贡献了39.17亿美元销售额,扣除疫苗后阿斯利康总营收仍然增长了26%。


作为最了解中国的跨国药企,中国区一直是阿斯利康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期间实现收入60.11亿美元,同比增长12%,占比总收入的16.06%,相较前几年增速明显下降,这主要源于近来国内集采和医保的持续影响。


image.png

数据来源:阿斯利康2021年业绩报表


在全球领域,期间阿斯利康共有12款产品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奥希替尼(Tagrisso)今年首破50亿美元大关,同比增长13%。这主要源于一线和辅助治疗适应症的扩展,覆盖了更多的患者人群。另外,更值得关注的是,本次阿斯利康销售前十单品中,COVID-19疫苗(Vexzevria)与依库珠单抗(Soliris)分别以39.17亿美元和18.74亿美元的收入占据了第二、七名。


可见,新品种对阿斯利康收入的提振作用绝不一般,收购Alexion获得的另一款药品Ultomiris也极有希望成为第二个依库珠单抗,为阿斯利康后几年的业绩增长带来可能性。


礼来:Trulicity独立支撑糖尿病板块增速


2月3日,礼来公布了2021年业绩,期间实现营收283.184亿美元,同比增长15%,研发投入70.26亿美元,同比增长15%。


image.png

数据来源:礼来2021年业绩报表


产品收入上,2021年礼来营收增长主要源于Trulicity、Taltz及Verzenio等多款产品的拉动,Trulicity作为礼来糖尿病业务的重点方向,多年来一直是礼来销售榜榜首,且多年增长趋势也逐渐拉开与其他产品的差距。不过同时,独树难支的局面也正是礼来糖尿病业务的现状,极度依赖Trulicity业绩增长趋势下,Humalog、Humulin和Basaglar等其他多个胰岛素产品销量却在逐年下降。而寄予厚望的另一款重磅糖尿病药品Tirzepatide却又迟迟不能获批,局面着实不容乐观。


好在,自身免疫领域IL23p19抗体mirikizumab与IL-13抑制剂lebrikizumab在临床研究方面多取得了不错的积极结果,预计很快就将递交BLA,有望为礼来带来更多增长点。


小结


通过详细分析跨国药企收入详情,剖析其大品种优劣势,可以轻松发现就算如艾伯维阿达木单抗即将在2023年专利过期这样的绝佳机会,就算国内仅仅该款药品,就有10数家企业可以生产,但如若将舞台放置全球,中国企业无论竞争力、产品力还是诸多方面,与跨国企业都不是同一量级。


跨国药企的对手必定也要是跨国药企,中国药企要想同台竞争,或许还需要一个30年站上世界舞台吧!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