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批集采揭榜!网友询问头孢类“变贵了”?听听专家怎么说...

导读:部分产品中标价高于终端市场售价?集采降价就一定要是最低价?

6月28日,第五批集采中选结果揭榜,与拟中选结果相比,正式版的第五批国采结果并无变化,62种拟采购药品61个采购成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6%;最高降幅达99%。201家企业的355个产品参与投标,148家企业的251个产品获得拟中选资格。


贯穿整个集采全国过程的,“降价”一直是关键词;药智网了解到,而本次集采的最大看点是注射剂占半数,涉及金额约占此次集采总金额70%,成为集采“大户”。其中,抗生素类注射剂价格降幅明显,常用的头孢类注射剂最高降幅达超90%,如科伦药业的注射用头胞曲松钠(1g)以1.76元/支的价格拟中标,降幅达91.16%。


中标产品价格高于市场售价

头孢类引网友“发问”


然而,药智网记者注意到,头孢类注射剂降幅不低,有网友评论头孢类产品变得“更贵了”。


据药智网记者查证,网友所说的产品变贵,是指在一些B2B平台(B2B平台主要为小终端零售药店和诊所提供了便捷的批发渠道),集采的中标的某些产品市场售价要低于集采中标价。如,齐鲁制药注射用头孢他啶市场最低售价可达到1.97元/支(1g),价格远低于齐鲁制药在第五批集采中标价6元/支(1g);注射用头孢曲松钠在电商平台售价1.55元/支/(1g),中标价为2.23元/支/(0.5g)。


image.png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整理


此外,湖南科伦的中选的头孢曲松钠、深圳信立泰中选的注射用头孢呋辛酯、以及石药中诺中标的注射用头孢唑林钠同样存在市场售价低于集采拟中选价格。


image.png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整理


image.png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整理


据记者查询,不只是头孢类产品在平台的批发市场价格低于集采中标价格,其他药品也存在这类情况,如科伦药业以0.3967元/片(0.1g)中选的阿昔洛韦片,其在平台上最低售价可能达到0.0667元/片(0.1g);珠海润都的单硝酸异山梨酯缓释胶囊中标价为0.8200元/片(40mg);平台最低售价为0.6190元/片(40mg),丽珠制药以1.36元/片(0.5克)中选的替硝唑片,平台最低售价为0.65元/片(0.5克)...


集采降幅已经够大

缘何不是最低价?


国家组织药品带量采购,最简单的目标就是降低虚高药价,福利患者,使患者看得起病,用的起药,缘何国家带量采购品种中选价格会高于批发市场价?集采的降幅已经足够大为何仍旧不是最低价?


风云药谈创始人、医药行业专家张廷杰告诉药智网记者,每批集采中都存在此类个别情况,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特点和成本,尤其在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后,其成本、原料、原辅包材大部分都有上升,有些产品过评后的纯成本无法支撑原有价格,所以会出现国采中标价略高一点,个别产品企业选择不过评,市场售价较低也是一种策略。


另外,国采产品在符合规则的情况下,中选价格有的降幅99%+(比如:利伐沙班),还有一些产品降幅不够高,但是第五批国采降幅56%,已经达到了历次国采降幅最高,所以,个别产品的中标价,并不影响国采落地的大趋势和结果大格局。


药智网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李天泉向药智网记者表示,国家带量集中采购目的是整体调控药品价格虚高,使药品价格整体降低;尤其在第五批集采中,62个产品参与竞选,61个产品中标,整体中标率高,平均降幅为56%;整体使得医院终端市场药品价格下降,但具体到某些品种,使得小市场范围内价格上涨,这是很正常的现场。


他还指出,不同的企业在应对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时,有不同的策略,并非是所有产品价格均是一味的追求最低价;国家集采并不是挤压企业的合理利润空间,最低价也从来不是国家集采目的。


药品的终端市场分3个,第一终端市场是医院,第二终端是连锁药店,第三终端是零散诊所。药品带量采购的药品所涉及的主要市场为医院终端市场—医药市场的主要市场;而B2B平台主要是为药品零售或者零散诊所提供药品批发,相对集采,没有产能产量的保证,也没有集采严格的高压监管,没有不完成约定供给量会被列入失信名单的担忧;故而为了平台的引流、为了保本促销;不同的场景构成不一样的成本,价格存在差异很正常,或者平台折扣促销也不奇怪。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知名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就指出,药店诊所等第三终端药品流通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市场,价格越低,越有优势,尤其在电商平台,挂网价格越便宜,购买量就会增多。


河南动销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佩讲到,产品中选价格高于流通价格,多存在于普药,这类产品很多厂家都有,但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不多,在集采报价过程中,报高价或者相对比较高价格均有可能性。


同时他表示,集采与批发平台是两个不同的渠道,B2B平台流通渠道和临床的渠道不一样,B2B平台流通渠道在没有过一致性评价之前,有很多厂家在商业流通渠道销售进行市场竞争,价格比较低。


无论是科伦还是丽珠,都有强大的原料药和制剂大规模的生产,在商业流通市场上非常强势,商业流通行情的价格和其他厂家充分在市场上竞争的一个结果,这个价格,可能定的是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价格。


而集采的价格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价格,众所周知,集采必定是通过一致性评价或者原研产品,过一致性评价的每个药品投入费用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包括工艺、原材料、疗效等都有提升,故而集采中标价高一点很正常。


此外,他指出,从集采报价的规则而言,有三个充分条件,一是最高有效申报价,医保局指导降幅为50%以上;二是最低价格的1.8倍;第三个为最小单位报价低于1毛钱;三个条件只要满足一个,即可中选。从企业角度而言,合理利用招采规则,产品在合理范围内尽量中选一个高价格,获取利润空间,才能更有动力创新研发。


他再次强调,国家集采根本目的就是通过集中采购减少中间环节,将现有的虚高水分的高位拉下去,至少砍掉50%,使其回到一个合理的水平,符合市场经济规律,而不是将价格压到最低。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代表了国采的一个趋势。


国采趋势—降价

但不是根本目的


“截至目前国家集采已经进行到第五批六轮了,前四批五轮集采主要是政策措施深化,从这批开始略有点回归的味道。一直压价下去是不可能的,副作用就会显现,”著名战略专家、《药企战略运营与医药产业重构》作者杜臣先生表示,“参与谈判的每家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加到一起就略有些统计学味道,但还不能说是趋势。而未来降价仍是趋势,但会更理性、更注重实际。”


郑佩指出,国家集采第一阶段,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一个过程,包括4+7以及第一至五批集采在内,谁先过通过一致性评价,谁就优先进入,然后获得国采资格,抢夺临床资源市场,重新洗牌。


第二个阶段,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阶段,什么叫做大鱼吃小鱼?尤指研发实力较强、品种较多的企业的企业,如恒瑞、正大天晴、扬子江、科伦、齐鲁制药等,在以后的每次集采中都会多个品种纳入集采,通过集采获取大量医院终端市场的销售额,大鱼吃小鱼,成为医院销售的主力军,获取更多利润,从而扶持鼓励仿制药向着头部企业做大做强。


第三阶段,大鱼吃完小鱼后,变成一条“鲸鱼”,参与全球用药市场的竞争,积极投入研发创新。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降低药价只是其中之一,通过带量采购净化医药行业的生态,推动医药行业转型升级,促进医药行业高质量发展,这对于我们整个中国的制药工业而言,才是集采改革的根本目的,促使加速中国由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转变。


文末标志.png

责任编辑:三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1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