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融资额超180亿,总估值近2000亿,一季度医药行业所有融资中均与创新药相关?

导读:2021年第一季度企业融资汇总,创新趋势下“困境”已来。

医药板块大跌,资本市场动荡不堪,市场资金信心备受打击,开年以来各方聚焦医药板块的投资人苦不堪言,但奇怪的是,同样作为投资机构,专注于医药企业上市前阶段融资板块的机构,却并未受到多大影响,2021年第一季度整体投融资环境依旧大好,甚至整体融资金额反而有所上升。


另外,虽说创新药的研发不仅九死一生,而且上市后也同样面临着复杂的市场竞争,市场格局未必能够尽在掌握。但以目前医药行业整体融资情况来看,“新药研发”几乎成为了所有融资企业的共有关键词,如此大量同质化企业上市之后又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惊喜”啦?


统计2021年第1季度所有生物医药行业融资资讯,共有72家企业完成了73起融资事件,总融资额超180亿,总估值近2000亿。各阶段融资数额最大的企业有哪些?哪些初创企业更受投资公司青睐?


image.png


一、各轮阶段,融资金额最大的企业


◆A轮、A+轮:鼎康生物


image.png


统计期间,国内共有24家生物药企完成A轮、A+融资,其中鼎康生物以超1.9亿美元(12.46亿人民币)成为2021年第一季该轮融中资金额最高的企业。


鼎康生物是一家总部位于湖北武汉的世界级CDMO公司,提供一站式的综合解决方案,支持从早期药物开发到后期临床研究和商业化cGMP生产,以满足快速发展的生物制药行业的动态需求,其最初创建来源于喜康CDMO业务拆分后的内部重组,专注于提供生物制药CDMO服务。


本轮融资的顺利完成将进一步加快鼎康生物的产能扩张进程。自2016年投产至今,「鼎康生物」完成了接近30批次2000L大规模GMP生产,生物制品制造能力包括单克隆抗体、双特异性抗体、融合蛋白、结合蛋白和酶。


对于鼎康生物的下一步计划鼎康生物执行主席黄瑞瑨先生认为,本轮融资的顺利完成会加快鼎康生物的产能扩张进程。接下来,公司会进一步扩大传统优势,以质量为核心理念,力争成为中国领先的生物制品CDMO公司。同时,为了满足越来越多客户对CDMO服务的需求,公司启动了二期建设,计划在未来五年左右的时间里,搭建总产能超过14万升的生物制品研发及商业化定制工厂一体的CDMO产业基地。


◆B轮、B+轮:维昇药业


image.png


统计期间,国内共有18家生物医药企业完成B轮及相关融资,其中维昇药业以1.5亿美元(9.76亿人民币)成为截止目前B轮融资金额最高的企业。


该企业成立于2018年,是一家专注于内分泌领域创新药开发及商业化的生物医药企业。目前拥有TransCon人生长激素(lonapegsomatropin)、TransCon甲状旁腺素与TransConC-型利钠肽三个重磅在研产品,前者在中国的III期研究正在进行中,TransConC-型利钠肽的ACcomplisHChinaII期临床研究于2021年1月7日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临床许可,即将与AscendisPharma于全球的ACcomplisH试验同步启动。


据融资新闻称,本次融资将加速推进现有药物的临床研发,生产及商业化,并且帮助公司扩展国际合作,持续丰富创新产品管线。”不过据有关资料,虽然目前生长激素缺乏症现有产品市场渗透率仅10%-12%,到2024年有望超过150亿元,CAGR达到20.11%,市场空间巨大。但同样大量企业研发布局也预示着重组人生长激素市场竞争也必定愈加激烈。


除短效重组人生长激素外,仅长效上市剂型产品就有深圳科兴药业的赛高路和长春金赛的金赛增,此外,还有安科生物的长效生长激素已经进入申报阶段;天境生物、维昇药业、特宝生物三家产品也已进入临床三期阶段,更不乏其他处于较前阶段的产品。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曹弋博表示:“维昇药业为大中华地区患者引进了出色且有差异化的内分泌治疗药物,我们很高兴能支持这些候选药物的临床开发。相信结合AscendisPharma领先的平台技术和令各个战略股东多赢的商业机制设计,能够让更多的中国患者更早地受惠于全球先进的治疗方案并促进产业快速健康的发展。”


◆C轮、C+轮:三叶草生物制药


image.png


2021年第一季度共有13家生物药企完成了C轮融资,其中三叶草生物制药以2.3亿美元(15亿人民币)的融资额,成为该阶段融资金额最大的企业。本轮融资由高瓴创投和淡马锡共同领投,海松资本和奥博资本参投,原股东康禧全球投资基金继续加持。众多知名资本势力纷纷站队。


三叶草生物作为一家针对世界严重疾病研发创新型生物疗法和疫苗的全球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依托独有的Trimer-Tag©(蛋白质三聚体化)专利技术平台,研发了一种重组蛋白新冠候选疫苗,有望实现新冠疫苗年产数亿剂,被誉为疫苗行业的“后浪”领军人物。


同时在肿瘤治疗方面,公司重榜品种SCB-313,作为一种针对腔内恶性肿瘤(包括恶性腹水)的新型TRAIL-三聚体融合蛋白,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和中国进行多项I期临床研究,截至目前的研究数据显示了令人鼓舞的疗效信号和良好的安全性。


三叶草生物首席执行官梁果曾言:”在三叶草发展期间,来自于各方面的挑战与困难都非常大,资金、人才等各方面的问题都需要解决,但三叶草明白自己的弱点,也能聚焦精力去做,只要产品值得做,任何挑战都可以克服。”


因此,三叶草生物计划2021年将多种新的研发管线品种推进到临床试验阶段,并进一步扩大自身研发和cGMP生物制药生产能力。


◆D轮:和誉生物


image.png


统计期间,国内仅有三家生物药企完成D轮融资,和誉生物以1.23亿美元(8.02亿人民币)的融资金额领先。


上海和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是一家致力于创新药物研发的新型医药企业。


image.png


目前,和誉医药已建立起一条由多款小分子新药组成的极具国际竞争力的肿瘤新药管线,并成功推动四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药管线产品进入临床阶段,在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获得七个IND批件并逐步开展临床试验。


image.png


本轮融资由凯雷投资集团领投,华平投资、奥博资本、清池资本与某波士顿知名投资机构共同领投,建峖实业投资、锐智资本、上实资本、大湾区共同家园发展基金及某战略投资方跟投。原股东礼来亚洲基金、启明创投、淡马锡、汉康资本、中金资本继续加持。本轮融资完成后,和誉医药累计融资金额达到2.63亿美元。本次所募集资金将用于进一步加速公司四个临床项目以及多个临床前项目的开发与快速推进。


二、资金入场,时机选择很重要


众所周知,锦上添花何其多,雪中送炭有几人,这个道理反而在投融资领域特别适用。据红杉资本透露消息称,自其2006年至今的180多起投资项目中,有40%以上是在A轮进入,甚至近年还参与了不少优质的天使投,也正是因为其特有的布局规律,极大的保证了红杉资本的品牌认可度与后期收益。


而作为A轮融资之前,处于天使轮、种子轮与Pre-A轮的初创型企业也是整个融资领域数量最多的部分,其对投资人的迫切需求一方面保证了企业与投资公司之间的紧密联系,也往往能让投资机构已较小的代价换来极大的收益。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则是要求投资机构的各方面基础素材更强大,无规模,无产品,甚至仅仅是饭后闲聊的一个idea,要想凭借这类信息下定决心,眼光、魄力、资本都缺一不可。2021年第一季度,医药领域A轮融资之前共有13家企业公布了14次融资新闻,其中不乏高伦资本、红杉资本等等大型机构的身影。


image.png


融资就像“升级打怪”,刚开始打市场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最烧钱的过程,医药行业则更甚之,“研发+市场”的双重煎熬,也垫定了生物医药企业与投资机构密不可分的供需关系,也就是说,投资医药企业融资轮数越前越有意义,当然对投资机构本身的能力要求也越高。


三、创新既是“生命线”,也是“困境”来源


在医保谈判和带量采购的大趋势下,国内的医药企业呈现两极分化态势。仿制药企业在集采后市值普遍大降,估值趋于化工行业;而创新药企业在经历集采后,市场却给予其更高的估值。


在成熟的上市医药市场中,一再被强调的内生性增长,也同样被转嫁到上市之前的各轮融资阶段,以至于导致“企业创新研发的投入”被认为是医药行业最关键的内生增长性指标。越来越多初创型企业眼热“不赚钱的生物技术公司受资本市场争相追捧”,一心扎进创新药研发的过程,更有甚之,俨然“研发投入”与“创新”划上等号。


但纵观历年融资全局,随着融资轮数上升,成功融资的企业数量却在急速下降,最后能熬到上市的已不足1%,更多的企业则是死在融资的路上,一将功成万骨枯毫不夸张。殊不知创新虽是医药企业的生命线,但其困境却在信心百倍过程中悄然形成。


  • 首先,创新药研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大而且成功概率低,这就导致后期的商业化遥遥无期,而前期的投入巨大,产品能否研发成功或者商业化后能否收回研发成本还是个未知数。


  • 其次,从目前上市的7种PD-1产品的国内市场竞争情况来看,创新药的盈利周期正在不断缩短,再加上医保控费等医疗大背景的影响,创新药未来仍旧需要以价换量,商业化后的盈利能力缩水已是必然。


  • 最后,现如今大部分创新型生物药企的在研方向至少半数以上都集中于抗肿瘤领域,甚至已出现热门靶点扎堆出现的情况,例如CAR-T细胞治疗领域多集中于CD19、BCMA等热门靶点,ADC药物的研发靶点则趋向HER2。最后导致竞争加剧的同时,多年辛苦付诸东流的风险大大增加。


当然,或许以上困境对于产品布局广泛、收益模式多样化、长期投入能力巨大的大型药企并非生死之局,但对缺乏自主造血能力的初创企业而言却无疑是拦路猛虎,很难逾越。这也要求创新初创药企要么放弃创新、要么寻求更多解决办法(同步进军海外市场、联合用药、合作开发)。


四、四方助力下,谁能率先上市


总而言之,就算如今创新药市场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在时代变革的大背景下,资本市场总能第一时间给予产业最大的推进力量,但在未来如何契合两者做到顺应时代发展则成为了新的问题。


对此,2020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先声药业董事长兼CEO任晋生表示:“未来五年将是中国生物医药转型升级的关键机会期,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既要重视市场和资源要素的内循环,更要用好中国元素和中国优势,大胆有为,大力推动对外交流和合作,用开放和合作促进医药创新和投资。”


就目前而言,中国生物医药行业在新产品的旺盛需求、科技进步、政府支持与资本助力四者协同支持下,必将迎来医药产业的重要增长引擎。


那么问题来了,2021年第1季度的这63家企业中,谁将是资本助力下最有希望上市的企业?谁有能在根本上创新药行业的发展啦?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1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