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早筛公司突围之路:缓解假阳性消费者焦虑,难,但不得不做

导读:如何缓解假阳性消费者的焦虑?

癌症是威胁人类健康的头号敌人,对付它关键在一个“早”字,要早发现、早治疗。这也是肿瘤早筛产品商业逻辑成立的基础。


而规避未来罹患重大疾病的需求基本是普世的,理论上癌症早筛的受众上限就是人口上限;并且,早筛不是一次性买卖,而是持续消费的产品,单个用户价值大……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这个号称“千亿”的蓝海市场一直不乏“太过概念”的质疑,但资本、药企仍愿意持续投入真金白银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出色肿瘤早筛产品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近。


例如,海外巨头Grail便持续用临床数据告诉大家:泛癌种早筛产品,真的可以信任。


当然,肿瘤早筛巨头们要想达成预定目标,还需做更多努力。因为即便强如Grail,产品也并不完美。


日前,Grail在ESMO大会上公布的临床数据便告诉我们:


如何缓解假阳性消费者的焦虑,是肿瘤早筛公司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 01 /

性能越来越突出的早筛产品


一款优秀的早筛产品需要具备哪些特征?答案不难回答:


精准找出所有肿瘤患者,同时没有假阳性问题;精准排除所有阴性患者,同时不存在假阴性率Bug。


虽然由于现有技术很难做到两全齐美,但总体上性能越来越突出。在9月份的ESMO大会上,Grail公布的名为PATHFINDER的研究结果便证明了这一点。


该临床研究针对6662名肿瘤高危人群(50岁或以上人群),其中92名出现阳性指标,最终35名参与者被确诊为癌症。虽然只找出29%患者,仍能用突出来形容。


根据最终结果来看,Grail的早筛产品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早筛,近一半 (48%) 患者是在早期阶段(I期或II期)发现的。


另外,因为组织溯源度足够高(97%),73%的患者在不到3个月时间内便得到了确诊,这足以为这些患者治疗提供宝贵的时间。


更重要的一点是,Grail的早筛产品Galleri也继续证明了,其能解决无筛查手段的“痛点”这一事实。


目前, Galleri能够筛查50+癌症,其中45种没有推荐的筛查检测产品。在名为PATHFINDER的研究中,71% (25/35)的确诊患者,患有没有常规癌症筛查的癌症类型。


很显然,Galleri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产品。


/ 02 /

难以避免的假阳性率问题


不过,Galleri并不完美。


对于一款泛癌种早筛产品来说,性能指标除了 “特异性、敏感度及组织溯源度”三驾马车之外,PPV值(阳性预测值)同样关键。


所谓PPV值,是指在所有检测为阳性的人群中,真正患癌人数的比例,简单来说,就是“真阳性率”,PPV值低,意味着假阳性人数多。


根据在ESMO大会上公布的PATHFINDER研究结果,其第一代早筛产品Galleri (MCED-E)PPV值为38%。所以你看以看到,最终92名出线阳性的受试者中,真正确诊的只有35名。


当然,38%的PPV值对于一款肿瘤筛查产品来说,已经足够出色。根据Grail此前披露,美国当前乳腺癌、肺癌等金标准PPV值最高不超过30%:


其中,肺癌筛查金标准CT扫描PPV值只有3.8%,乳腺癌X线扫面只有4.4%。


很显然,相比与现有癌症筛查手段,Galleri (MCED-E)PPV值已经够高。不过,Grail并没有满足,又采用增强算法开发了改进版本Galleri(MCED‑Scr)。


随着算法的改进,Galleri(MCED‑Scr)的数据也进一步得到提升。PATHFINDER研究结果显示,其PPV值提升到了43.1%。


Grail追求PPV值也不难理解,因为其产品定位为“诊断产品”。


假阳性意味着误诊事件的发生,将造成健康受试者后期额外的诊疗和费用支出,直接影响医生及受检人群的信任度,从而影响患者的复购需求,最终降低商业化预期。


/ 03 /

误诊患者平均162天才能解除警报


对于早筛产品来说,一旦出现阳性指标,就需要接受更多临床诊断工具复核。步骤通常是:1、影像学诊断(CT扫描或核磁共振成像);2、侵入式检查(内窥镜或穿刺)。


Grail开展的PATHFINDER研究便是如此。该临床研究出现的92名阳性指标受试者,都需要经过临床医生进行诊断评估,有癌症信号和确诊癌症的人是真阳性(TP),没有确诊癌症是假阳性(FP)。


1.jpg


如上图所示,虽然大部分假阳性受试者仅经过影像学诊断便得到排出,但也有大约30%的假阳性受试者,接受了侵入性的手术检查,包括内窥镜检查、子宫内膜活检等。


与此同时,假阳性受试者还面临着长时间的煎熬。因为阳性指标受试者需要通过长时间的跟踪,才能真正得出是否误诊的结论:


根据PATHFINDER研究,从出具阳性结果刀最终拿到诊断意见的中位数天数达到162天。这也意味着,接近半年时间,患者将会处于持续的焦虑期。


在这期间,受试者的情绪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PATHFINDER研究同时还对参与者完成了焦虑进行了测试,节点分为MCED 前测试、MCED 测试结果 (RoR) 返回后、诊断解决方案和研究结束时(EOS;12 个月)。


如下图所示,在得知阳性结果后,受试者的焦虑值通常都会飙升(分数越高=焦虑值越高)。


2.jpg


很显然,如何缓解假阳性受试者需要度过的大半年的焦虑期,是肿瘤早筛公司在商业化过程中无法躲避的问题,这是影响消费者复购的关键。


这也是众多国内早筛公司需要解决的难题。在泛癌种领域,国内便有包括世和基因、燃石医学、翱锐生物等多家公司入局。


Grail给出的答案是:极致的追求PPV值,通过技术手段去解决问题。那么,Grail能够成功吗?国内玩家中,谁又能率先找到最优解?


「新闻时讯、深度评论、咨询报告、线上直播、学术会议... 一键获取!

找工作、招人才、查数据、找供应商、悬赏交易、信息发布,点击药智网,一网打尽~」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八角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图片、文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本平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