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ASCO落幕 这些肿瘤一线治疗格局即将被改写!

导读:一年一度的ASCO落下了帷幕,受疫情影响,本次采用虚拟会议形式,回顾这次会议,发现不少一线治疗结果已经更新。

文/April Chen


一年一度的ASCO落下了帷幕,受疫情影响,本次采用虚拟会议形式,回顾这次会议,发现不少一线治疗结果已经更新。


双免疫疗法进入晚期NSCLC一线治疗


Nivolumab在2015年3月是最早拿下NSCLC二线用药的PD-1抗体药物,但随后就被Pembrolizumab在二线和一线治疗领域逆袭和建立了难以突破的优势。双免疫疗法在NSCLC一线治疗被寄予厚望,但这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终于这次BMS在ASCO上公布了两个试验结果,无论是Nivolumab +低剂量ipilimumab在≥1%人群或者Nivolumab +低剂量ipilimumab+2周期化疗无论PD-L1表达情况,作为晚期NSCLC一线治疗都能显示显著的生存获益。基于这两个试验,两个用药方案先后在2020年5月15日和26日获FDA批准上市,距上一次这个双免疫组合获批新适应症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AZ公布的双免疫方案,尽管Durvalumab+ Tremelimumab联合化疗与不联合化疗相比,生存并无显著性差异,但OS也与Checkmate-9LA试验组相当。


PD-(L)1抗体药物在NSCLC一线治疗探索之路

image.png



除此之外,这次百济神州公布了其PD-1抑制剂替雷利珠单抗联合标准化疗用于治疗一线晚期鳞状NSCLC的III期试验结果,中位总生存期(OS)尚未达到,替雷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的两个试验组mPFS皆为7.6个月,对比仅接受化疗的5.5个月。与KEYNOTE-407试验结果类似,Pembro+化疗组对比仅化疗组PFS分别为6.4 和4.8 个月,HR=0.56,P<0.001。


早期肺癌无病复发率再次提高


阿斯利康的肿瘤重磅炸弹药物Tagrisso(osimertinib)已经获得EGFR变异晚期转移性肺癌的一二线治疗。这次在ASCO上公布的名为ADAURA作为早期肺癌辅助治疗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682位I-III期EGFR突变NSCLC患者,采用Tagrisso或安慰剂作为辅助治疗,在II /IIIA 期和全人群IB/II/IIIA患者中,Tagrisso相对于安慰剂都显著延长了mDFS(未达到 vs 20.4个月,P<0.0001;未达到 vs 28.1个月,HR 0.21,P<0.0001)。在两年内,Tagrisso 治疗组中有 89% 的患者还活着,并且没有观察到癌症复发,而安慰剂组中这一比例只有 53%。


因DFS数据突出而被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建议提前揭盲,但这对于1/3的早期NSCLC患者来说仍是一个治疗选择的重大突破,目前全球对于早期肺癌尚未建立基因突变检测标准。


image.png

ADAURA试验主要和次要终点结果


但ADAURA试验没有达到评估肿瘤治疗金标准OS的终点指标的数据要求,辅助治疗究竟是否能延长可手术肺癌患者的生存。ASCO上吴一龙教授更新了ADJUVANT研究的生存数据。这项III期研究纳入了EGFR突变II-IIIA期完全手术切除后的NSCLC患者,随机分为吉非替尼组250mg/天或化疗组。在2017年ASCO大会上公布了DFS结果:吉非替尼组显著优于化疗组,中位DFS为28.7 vs 10.7个月。


image.png

ADJUVANT试验ITT人群生存结果


这次公布的结果显示吉非替尼组和化疗组的OS,3年和5年DFS均无显著性差异,Tagrisso作为第三代EGFR TKI是否会对早期NSCLC生存增加显著疗效,辅助治疗探索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OK”进攻ED-SCLC一线治疗结果各异


在过去的40年中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治疗选择有限,顺铂或卡铂+依托泊苷作为一线治疗的地位难以取代,直到2018和2019年,O药和K药先后被批准单药作为ES-SCLC三线治疗,免疫治疗才开始被关注,而后两个PD-L1抗体药物atezolizumab和Durvalumab凭借IMpower-133和CASPAIN试验,在美国FDA获批为ES-SCLC一线治疗,这次ASCO会议公布了Nivo和Pembro两个PD-1抗体药物挑战一线治疗的试验结果。


结果显示,Nivo与PD-L1抑制剂类似,联合化疗可以给患者带来PFS和OS的双重获益,但Pembro只能给患者带来0.2个月轻微的PFS获益,且没有转化为OS的获益。但Nivo试验人数仅为其他试验人数的一半。


4个PD-(L)1抑制剂ES-SCLC一线治疗试验结果

image.png


MSI-H/dMMR转移性结直肠癌或迎来新一线方案


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中约有5%携带高微卫星不稳定(MSI-H)。2017年5月,pembrolizumab成为第一个批准用于MSI-H/dMMR mCRC的PD-1抗体药物,成为FDA批准的首款直接按照生物标志物批准使用的抗癌药物,标志着mCRC进入免疫治疗新时代,同年8月Nivolumab也被批准用于此适应症。随后在在2018年7月11日Nivo+低剂量Ipi也获批用于这一高度未满足的人群。


Pembro在今年ASCO公布Keynote -177试验部分数据,Pembro单药与现有标准疗法头对头比较显示了生存获益,经过中位随访32.4个月,Pembro组mPFS为16.5个月,显著优于标准化疗组的8.2个月(HR 0.60,p=0.0002)


image.png

Keynote-177试验PFS数据


目前BMS也在进行III期名为Checkmate-8HW的包括MSI-H/dMMR mCRC一线治疗人群的试验。


MSI-H/dMMR mCRC免疫治疗试验有效性比较

image.png



Avelumab打开晚期膀胱癌一线维持治疗新局面


晚期尿道上皮癌(UC)是最常见的膀胱癌类型,患者通常推荐的一线治疗手段为基于顺铂的化疗,初始应答率很高,但是实现完全缓解的概率较低,大多数患者会在接受治疗的9个月内出现疾病进展。因此化疗后,延缓疾病复发,延长患者总生存期是膀胱癌临床治疗面临的迫切需求。辉瑞/默克开展的JAVELIN Bladder 100纳入了700例接受过以铂类为基础的诱导化疗,且疾病未出现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UC患者。结果显示,Avelumab+BSC一线维持治疗组相比BSC单独治疗组可明显延长患者的OS,中位OS分别为21.4个月 vs 14.3个月(HR 0.69,p<0.001),且在所有患者和PD-L1阳性亚组患者中均有体现。


这是首个PD-L1单抗一线维持治疗膀胱癌III期研究成功,2017年5月9日,FDA加速批准Avelumab用于铂类药物化疗后疾病进展或术前/术后接受铂类药物化疗12个月内疾病恶化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


image.png

JAVELIN Bladder 100研究OS结果


肝癌单药一线治疗新选择


在沉寂多年后,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5月29日FDA批准了罗氏的atezolizumab + bevacizumab两药联合作为晚期肝癌一线治疗,批准基于IMbrave150试验结果。肝癌一线治疗终于有了新突破,进入了抗血管生成+免疫治疗的新时代。


这次ASCO上还公布了泽璟生物的多纳非尼(氘代索拉非尼)与索拉非在晚期肝细胞癌一线头对头,纳入的是全中国人群的III期试验,虽然有效性方面看多纳非尼相比索拉非尼在全分析集人群中显著降低的OS HR仅达到约0.8,相当于一个临床意义不高,mPFS和ORR没有显著差异。但在安全性方面,由于多哪非尼200mg比索拉非尼400mg剂量降低了一半,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值得关注的不良反应和导致治疗中断的不良反应,都是多纳非尼组更低。5月13日多纳非尼单药用于晚期肝癌一线适应症上市申请获得了CDE正式受理,可能会成为中国首个上市的氘代新药,将成为单药一线治疗的新选择。


肝癌一线治疗试验数据

image.png


文末标志.png

责任编辑:三七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0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