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眼中最奇葩的医药代表,你中招了吗?

导读:快来看看,这些事情有没有在你身上发生呢?

代表接触最多也就是医生,医生到底怎么看代表?在知乎问答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代表,很多医生讲了不少案例。快来看看,这些事情有没有在你身上发生呢?


@sj wang

为了卖药,一个礼拜内天天去医院,一会装手骨折,一会装脚摔伤,自己给自己打绷带,拿红药水化妆,全骨科的门诊医生都认识了,简直戏精。


@慕容

06年安徽省挂网实验点那年,据说省立医院某位刚入行一两年的代表在医院直接被带走了,半年时间里,一!个!字!都!没!说!!!


半年后风波过去,院长派人把这哥们接出来,告诉他说:“你找个品种自己做吧!”


嗯,从此实现了财富自由。


@没救了自动出院吧

15年遇上的清华生物博士毕业的医药代表,给当时刚轮转的我吓到了。从此坚定地认为生物是个大坑一定不能进。


起码就我感觉,一个人抛弃了十几年的学习,去干销售,虽然她所在的药企一向销售比干净没啥脏的交易,但也挺丧心病狂的了。


新增一个:那天工资条发下来我在就压在桌子台板,下面准备去找主任哭穷。


刚好药代进来,看到我的工资条,听说我准备找主任哭穷,就说是啊,这工资太少了。我嘴贱问了一句,你收入怎样?“大概是你的十倍”(ノ ○ Д ○)ノ


@匿名用户

一支药都没推进来,勾搭走了我们科的美女大夫,然后处了半年,天天吃小姑娘的用小姑娘的,怀孕了也不给个交代,打胎分手了


@匿名用户

我认识的一个奇葩代表,是个女的,每次和医生以及医院领导聊天就诉苦,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结果这套还真的灵,那演技真的厉害,业绩那是一年比一年高。


@匿名用户

搬个椅子坐在门诊医生旁边指导医生用药的药代大家见识过没有?


话说我们那边有个大妈药代,她具有浓重的个人风格,跟普通药代的低姿态不同,她每每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堪称药代界的一股清流。


某日她又来联络感情(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某领导来视察),说实话我一个门诊小医生当然是很缺钱的,但是也还没缺到为了她给的那几个钱放弃自己的职业道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推荐的药品除了价格在同类药品中脱颖而出,其余没有任何显眼的地方,所以通常我是不会推荐这个药品给病人的。


所以不咸不淡打了个招呼后我没有搭理她,继续埋头看门诊。大约看了五六个病人后,我一抬头,发现这大妈还没离开,站在角落里默默观察我。


在视线接触后,大妈索性直接走到我面前,亲切地询问我为什么没有开她们家的药品给病人?


我心里已经千万头神兽呼啸而过,但是表面还是淡淡地回答她,因为没有适应症。


大妈看我一眼,恨恨离去。为我自己的机智点赞哦,就这么三言两语地打发走了这个以难缠出名的大妈,我好棒棒哦。


以上是我的心理活动。


但是仅仅雀跃了几分钟,因为大妈又回来了。并且她还穿着我们医院实习生的衣服(后来知道她是自己跑去更衣室随便拿的)在我震惊万分的目光下,直接搬了个椅子坐在了我旁边。


看过我其他回答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答主我是个怂货,所以实在不想当着病人的面跟大妈撕,于是决定对她视而不见先看完手上的病人之后再赶她走。


但是由于答主先天条件不行,长了张看上去很不像医生的娃娃脸,对比之下大妈那四十几岁充满阅历的面容像极了专家主任,于是病人纷纷以扭曲的姿态绕过我去咨询大妈。


给大家上张灵魂画笔,让大家感受下这种扭曲的姿态。


640.png


嗯,我不要面子的啊?!作为医生的答主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受到了深深的侮辱啊有没有?所以我终于爆发了,赶走了这个丧心病狂的药代。


@匿名用户

我犹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我坐在一个代表的车上,转了小半个北京城区,他用过来人特有的淡然口吻指着坐落在京城各处的几套房子一个一个给我讲这套,那套房子是从哪家医院出来的。最细思极恐的是,这几家医院在京城并不是什么大医院,这个品种也不是什么大品种(不过大品种个人也赚不到这些了,规范)。


这只是全国医药界的北京市场的几个小医院的一个小品种的其中一个厂商。也就是这只是业界的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所以业内流传的要是能五百万拿下三零一,足够八代人吃喝不愁不算什么危言耸听吧?


@匿名用户

有人向我公然行贿!


该代表性别男,每次来了都很小心翼翼,离我很近,声音很小,然后问这问那,就是不问业务相关的。说了半天我也没时间理他,就要走了,走之前又很小心翼翼地放一个贵重的礼物——各种小包装的鱼干、豆干、巧克力什么的,每次只放一小包!也不说他是做什么产品的,也不说他姓甚名谁,就这么走了……我退都不好意思退,都给实习的同学吃了。


后来我感觉这应该是很高明的一种营销方式,毕竟这么多人里我只记住了他一个!然而他的重点应该不是推销产品,而是搞个人营销,然而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肯定有一盘大棋……


@鸡糟的黄医桑

以前见过一个医药代表,男性大概30岁,拿了个锤子T1过来访视(那时T1刚刚发布)。我顺口问了一句“你这是锤子嘛”,于是乎他向我安利了很久的锤子手机。


下一次见到他时,他已经换成了坚果1,继续向我吹了好久的锤子。后面又见到几次,每次话题不离锤子和老罗。再后来他好像换工作了,从此没有见过。


问题是——


我至今不知道他是做什么药的……


be761398f43d8fd9c5fac81f456eadfe.png


责任编辑:露露君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0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