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标、弃标皆出现,带量采购现场为何有人喊出“反对不正当竞争!”

导读:集采再掀“砍价狂潮”。

上海市天山路1800号再掀“砍价狂潮”。


1月17日夜间,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了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最终结果显示,本次集采的33个品种,最终议价成功的是32个品种,碳酸氢钠流标。


根据官方数据,本次集采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达到93%。尤其是降糖药阿卡波糖、格列美脲等慢性病常用药。外资原研药平均降幅82%,仿制药平均降幅51%。


当天,不出意外地再次出现了参与企业弃标和品种流标。汉森制药、福药制药、远大医药(中国)三家企业参与了碳酸氢钠的竞标,但竞争似乎不是太残酷,该药品成为本次集采唯一一个流标的品种。在议价中流标,意味着报价环节的高降幅仍没有达到采购方的预期。


但是该品种流标也并非企业故意为之,据现场工作人员解释,由于参与竞标的企业自身算错了价格,才导致其流标。


事实上,药品出现流标的现象也并非首次,在2018年年底的“4+7”带量采购试点的招标采购中,就有企业由于不愿意降幅过大而选择流标,不过戏剧性的是,当时流标的企业后来又去找到了国家医保局的负责人,询问可否能够再给一次机会,颇有后悔之意。


可以说,官方在经过了几轮谈判之后,已经逐步熟练掌握了与药企进行博弈的游戏规则,企业面对官方强硬态度自身的议价空间将会越来越少,所以降价已经对于企业来说已经是一道必修课而非之前的选修课。


企业算错价格导致碳酸氢钠流标


在第二批带量采购竞标现场,用于缓解胃酸过多引起的胃痛、胃灼热药物碳酸氢钠片流标,为本次唯一流标品种。这意味着所有报价均无效,而导致这一结果的并不是企业的消极投标,而是因为算错价格。


在报价现场,远大医药和湖南汉森制药参与了这一品种的竞标。据现场工作人员解释,这两家企业的报价均高出了0.11元/片的最高限价,差额仅为0.009元和0.013元。


事实上,之所以会算错价格,是因为竞价采用了差比价规则,同种药品不同剂型规格品,应当以代表品价格为基础,按照规定的药品差比价关系制定价格,最终用于比价的数额还要乘以一定的系数。


比如,同一个品种之下的缓释片、常释片、胶囊对应的系数都有所不同,拟中标的结果的是在企业报价的基础上乘以对应剂型的差比系数,再决定最终的结果。没有搞清这一套算法的投标企业可谓是本次竞标中最糊涂的投标者。


赛诺菲当甩手掌柜


除此之外,在本轮带量采购竞标现场,赛诺菲作为在2019年底带量采购“扩面”的大幅降价的原研厂家,格列美脲片(1mg)竞标中,原研药企赛诺菲在当天并未到现场参与报价,认为主动选择弃标。而重庆康刻尔制药给出的报价为0.053元/片,从而夺得此标。


从当前公布的价格来看,在2mg规格上,当前格列美脲的最低中标价是0.053元/片,而此次集采设定的最高有效申报价是0.30元/片。而赛诺菲格列美脲(商品名:亚莫利)目前的价格为4.33元/片,这即意味着赛诺菲需要降幅超过九成才有可能入围,所以赛诺菲选择退出。


实际上,赛诺菲选择退出亦有迹可循,由于之前中国医药市场长期处于不够健全的阶段以及仿制药质量参差不齐,一些已经在国际市场上过了专利期的的原研药在国内即使过了专利期依旧没有专利悬崖的出现,很多过专利期的药品还卖得很好,而现在官方大力推行药品集中采购,就是想要改变这种现象。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外企原研药进入中国市场时,都有一定的专利保护期,而这些原研药在中国市场享受到的“福利”已远远超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范围。


所以,消费者对原研企业较为认可,因此原研企业会认为,部分品种即使流标,消费者也依旧会花高价购买,没有必要降价。


通过药品的大幅度降价,把有限的医保资金节省出来,这样仿制药的机会就来了,所以一些类似于赛诺菲的原研药企就开始放弃了这片市场。


还是舍不得市场怎么办


当然,如若舍不得这一片市场,跨国药企拜耳也给后来者树立了榜样。


在当天的报价过程中,来自于原研药厂拜耳对旗下降糖药阿卡波糖这一品种报出了50mg规格5.42元/盒(30片)的价格。这比规定的最高有效申报价0.8353元/片还低了近80%,整体降幅超过90%。公开资料显示,此前拜耳的阿卡波糖片剂50mg的规格中位价为2.14元/片,100mg规格中位价为3.53元/片。


该品种另外一家中标的企业是绿叶制药,中标价格为9.6元/盒。而北京福元和中美华东的报价分别约为0.47元/片和0.43元/片,由于高于最低报价的1.8倍。这两家企业的产品直接出局。


可以说,拜耳作为原研药厂家,报出了远低于仿制药厂家的价格,这是其他竞争对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据澎湃新闻《第二批药品带量采购四宗最:拜耳报出全球最低价,被质疑倾销》文章报道,因此出局的某企业代表喊出了“不正当竞争,反对倾销!”这一振聋发聩的口号。


跨国药企不降价选择的理由


事实上,对于跨国药企而言,其报价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及发展策略,二是中国市场的销量在其全球市场的占比。


某些大品种药物,原研企业没有给出低价,是因为中国市场目前并非其主流市场。倘若其在中国市场价格持续下跌,会拉低其全球最低价。


同时,部分企业也会从未来发展的角度考量,如果该公司产品线充足,未来几年还要在国内推出多款新药,企业会更重视新药发展,因而不愿采用以价换量的方式参与仿制药市场价格战。


不过凡是必有特例,中国的医药市场不同于全球任何地区,一旦在带量采购中中标,其获得的市场空间是非常广阔的,现在对于类似于赛诺菲这样选择弃标的企业,其未来是否降价占据剩余的空间依旧需要打一个问号,


事实上,跨国药企不参与带量采购,后期降价也有先例可循,在上一轮集中采购中,像辉瑞公司的降脂药立普妥并未参与带量采购招标,当时由德展健康的子公司北京嘉林药业竞标成功。


后来辉瑞公司的同类原研药抵抗不住压力,而选择降价,去年3月26日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发布通知称辉瑞的立普妥10mg,7片装规格在当地降价幅度高达42.03%。


事实上,目前我国正在加倍努力、大刀阔斧地改革医疗体系,准备通过降低非专利药物的价格,节约国家资金,用来帮助开发新型、前沿药物。这个行动给不少制药公司的利润率带来压力。


新加坡联合早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也提到,中国曾是全球制药商非专利药物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而今这些公司必须适应新常态。


文末标志.png

责任编辑:三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19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