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冠特效药”的光环褪去

导读:2022年底,魔幻时刻。

一方面,是全面放开后笑称“应阳尽阳”,另一方面,是新冠治疗药物的星辰大海被三粒布洛芬击碎,新冠概念股迎来年终“惨案”。


圣诞节后的交易日,新冠概念股持续走弱,翰宇药业跌超10%,众生药业一度跌停,海辰药业、康芝药业跌超4%。


新十条颁布以来,超30只防疫相关股票(包括检测、抗原、疫苗、药品等)累计跌幅已超两位数。新冠指数整个版块今年以来的15%涨幅,在最后一个月基本跌回。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新冠“特效药”百舸争流的繁华景象,似乎一夜回到解放前。


为什么新冠治疗药物的光环褪去?


目前,国内已上市的针对新冠肺炎的小分子药物有2款,包括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和辉瑞的Paxlovid。


此外,默沙东的莫努匹韦(Molnupiravir)以及日本盐野义制药的Xocova在申请上市过程中。


但是,无论是阿兹夫定,还是Paxlovid,暂时未见到有证据支持风险较低的患者的临床获益,反而世界卫生组织(WHO)不建议用于轻症患者。


就目前奥密克戎感染株的情况,以及中国感染人群的现状,这两款特效药对大部分的感染群体来说,临床获益几乎可以忽略。


在最缺药的时候,发现感冒药凸显重要作用,是新冠治疗药物期望值击碎的第一重暴击。


其次,Paxlovid的一药难求,到仿制药版Paxlovid黑市泛滥,不断冲击着大家的视觉神经。


更要命的是,定价为2980元/盒的Paxlovid却让人望而却步。


大部分的普通老百姓,是负担不起的。


在最需要药的时候,发现药物价格难以承担,是期望值击碎的第二重暴击。


对比起我国获批的“三方三药”,至少价格上的亲民,更让人容易接受。


表1 相关新冠治疗中成药日用饮片成本测算

image.png


第三,目前国产的在研新冠口服药,似乎集体被“困在了时间胶囊里”。


从目前各公司公布的临床数据来看,似乎并没有发现惊艳的“明星”。


在新冠口服药的开发中,3CL蛋白酶抑制剂是在研品种最多、且被业内最为看好的小分子药物。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基于3CL蛋白酶靶点开发的新冠肺炎药物约有44款,仅有辉瑞的Paxlovid获批上市,日本盐野义的Ensitrelvir递交上市申请。


国内进展最快的是先声药业,12月18日,先声药业发布公告,新冠病毒口服药SIM0417项目已完成全部1208例患者入组,但是具体的临床指标暂未披露。


此外,继今年4月开展评估VV116对比Paxlovid(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早期治疗轻中度新冠肺炎有效性和安全性的III期临床后,君实生物于12月19日又登记开展一项评价VV116对比Paxlovid治疗轻-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病毒反弹率的多中心、单盲、随机、对照III期临床研究。


再一次的“头对头”试验有两面解读,一方面是之前的数据不足以支撑上市,另外一方面映射出企业对管线的信心。


未来,更惊艳的新冠口服药会从哪个靶点中产生,还有待市场检验。


理想的新冠治疗药物,也就是说可以真正意义上称得上的“特效药”,应该是做到确定性截断病毒的传播和复制途径,事前服用可以有效预防病毒的传播,事后服用能有效预防发烧、喉痛等各种症状,并且副作用足够小,与其他药物产生交叉不良反应的概率低,适合在绝大部分感染人群中大规模推广。


然而,在一大波企业前赴后继研发的征途上,似乎并没有企业率先突破重围。


就像,很多人鼓吹新冠就是“大号流感”,然而我们却不像流感一样,有奥司他韦、帕拉米韦、扎那米韦等流感普适特效药。


在最需要普适性用药的时候,没有普适性药物,是期望值击碎的第三重暴击。


表2 国产在研新冠口服药

image.png

资料来源:华创证券


新冠治疗药物研发企业何去何从?


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抢断货后,不少企业蠢蠢欲动,想改行去生产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


然而这种跟风,有可能能让暴击的“新冠治疗药物研发企业”迎来春天吗?


可能结果并不如愿。布洛芬是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的“治标不治本”。


要真的在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实现抗疫产业链中最为闪耀的“双子星”的作用,还得“治本”。


怎么样能开发出“治标又治本”,而且廉价易得的真正意义的“特效药”?


我们从历史的几次“瘟疫”中寻求启示。


第一个经典案例是,疟疾是人类最古老的疾病之一,恶性疟原虫的特效治疗药物,人类苦苦追寻了几百年。


屠呦呦教授领衔的团队率先发现青蒿素,并进行结构测定、临床验证和优化改造,随后被国际医学界誉为抗药性疟疾的“克星”。


这是天然药物发现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


第二个经典案例是,禽流感成就了莽草酸的传奇故事。


2004~2005年,禽流感席卷全球,人人闻其色变。


可喜的是,人们发现八角茴备含有一种重要的药用成分——莽草酸,这是抗H5N1型禽波感病毒药物“达菲”的重要成分。


莽草酸一度成为对付禽流感的利器。


后来也成就了达菲抗流感“一哥”的江湖地位。


这几次“瘟疫”大流行中,人类始终得到了大自然的馈赠。


小结


大自然的神奇在于,总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平衡整个生态系统。


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我们所在的生态系统的相生相克关系发展极尽完整。


新冠病毒的天敌,很可能大自然留了一手,那就是,天然药物可能存在“天然克星”。


我们与其把目光聚焦在“困在了时间胶囊里”新冠治疗药物管线中,不如放开眼界,寻求更多的可能性?


新冠药物的故事还未结束,有没有可能再现新冠疫苗类似的辉煌?


我们拭目以待。


药智.png


责任编辑:达达西瓦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本平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09-2023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