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男王,正面临另一个考验

导读:良心不会痛吗?

疫苗女王高俊芳已被遗忘。


2019年2月,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受贿罪、挪用资金罪移送长春市检察院,于3月9日前与生产销售劣药罪一并移送到市法院。


从此再无音讯。


高俊芳素有坑员工的劣迹,长生生物覆灭的起因是内部生产车间老员工实名举报。


2021年9月17日,深圳多云。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高俊芳的前同事杜伟民,一定会收回这个依然炎热的正午向员工发出的倡议书。


历经波折不倒的疫苗男王,正面临又一个重要考验。


杜总执掌的康泰生物至今仍是国内一线疫苗企业。


2021年,康泰生物自主产品(非新冠)收入超过智飞生物,常规管线整齐,大品种基本都有。老牌产品重组乙肝疫苗(酿酒酵母)实现全年龄段人群覆盖,国产首创的四联疫苗已成为10亿+爆款,国产厂商中第二家获批生产销售13价肺炎疫苗,冻干人用狂苗(人二倍体细胞)有望年底获批上市,也是国产第二家,一期设计产能 1000 万支,接近康华生物产能,二期可扩建至2000万支。


许多投资者被基本面诱惑,但投资不是按计算器那么简单,于是有人开玩笑:你去看一下杜总照片。


社会我杜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价值投资者的悲剧在于过于看重管线、财务分析,而忽略活生生的企业家。


管线、财务分析建立于标准的、基本的模型上,然而,这些数据对理解好公司是不够的,对识别差公司是没用的。基本竞争模型只适用于有色、煤炭、钢铁这类周期股,不同厂家生产的产品基本相同,并且相互之间是完全可替代。在临床管线、财务报表中,没有考虑一切非标的、弹性的因素,谁处在管理层位置上,谁做出经济决策,并没有区别。


我们理解的现代企业家应该是把公司做大做强,自然会获得惊人的财富回报。


还是太善良。


一个在残酷的社会斗争中爬着、踩着,攀上金字塔尖的人精,形成的是博弈思维、做局思维。


你以为创造财富只有经营好企业一条路吗?


杜总可能是被全网络写得最多的企业家之一,总是边被质疑边被佩服,“来回一倒手,凭空狂赚七八倍,堪称股神级水平。”


杜总59年人生的传奇性在于“每一次,都遭遇了较大波折,却能安全脱身。”


康泰生物的投资者被惊吓过度,怀疑杜总每一件事情都是做局,连花235亿离婚都不例外。


而杜总的最新麻烦可能来自被其惊吓的员工。


在杜总兜底式增持倡议的号召之下,2021年9月22日至10月29日,126位员工通过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康泰生物股票37.37万股,增持总金额为4205.78万元。


每股持股成本为112.5元,后康泰生物进行每10股转增6股的分配方案,前复权价为70元/股左右。按今日收盘价35.85元,“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前景的信心,并对公司股票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同”的126位员工已被深套50%左右。


杜总承诺,上述期间净买入康泰生物股票并连续持有12个月以上并在职的员工,产生的亏损由由其本人予以补偿。


3个月后看杜总掏不掏钱?


凡此过往,皆为序章。康泰生物又被称为“药中哈士奇”,来看最近两件一惊一乍的事件。


5月17日,康泰生物一度跌超15CM。杜总持有的524.11万股公司股份在淘宝网以7折司法拍卖,一切来得颇为突然,符合传统的隐秘风格,涉及2020年进入执行的案件,此前公司并未披露任何与其持股被司法冻结、涉及债务纠纷的信息。


今年上半年,康泰生物常规业务发展强劲,实现营业收入18.28亿元,同比增长73.72%。核心产品四联苗销售收入同比增长约60.13%,乙肝疫苗销售收入同比增长约 20.76%,新上市销售产品 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逐步放量。


然而,拉胯的事还是来了。


市场对新冠业务不计估值是对的,被康泰生物证明了,其实这是负资产。


今年上半年康泰生物净利润同比下降70.29-61.37%,主要原因系二季度以来,新冠疫苗销量快速下滑,对存在减值迹象的新冠疫苗相关库存商品、原辅料、自制半成品及截至2022年3月末的新冠疫苗开发支出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1458.93万元。


前期盲目扩张产能,赶了个晚集。


经营错误还在延续,新冠灭活疫苗仍处于海外Ⅲ期临床阶段,因俄乌战争的影响导致在乌克兰Ⅲ期临床数据揭盲延后,Q2新冠灭活疫苗研发支出1.4亿元,令人哭笑不得。下半年可能还有3-4亿元费用需要计提。


没人是老杜的对手,除了刘格菘。


同在广东的广发基金一直是康泰生物最亲密的伙伴。


刘格菘对康泰生物一往情深,广发科技先锋、广发小盘成长、广发多元新兴、广发创新升级、广发双擎升级一度轮流居重仓基金前五位。


刘格菘陪伴康泰生物登上1700亿市值巅峰,今年二季度持仓最多的十只基金中,刘格菘管理的广发科技先锋、广发小盘成长、广发多元新兴仍然居前三,累计持股3379.74万股,持股市值15.26亿元。二季度,上述三只基金均加仓康泰生物,累计加仓达到1167.4万股。


康泰生物今年以来下跌超过40%,而上述三只基金回撤在7%~17%之间,赢了。


疫苗行业有前置壁垒,竞争不充分,以致技术长期停留在me-worse阶段,发展阶段滞后于创新药,各家公司管理层常被质疑。


但Biotech也不省心。


益方生物上市首日破发,次日续跌。这不是无辜的。


零收入、亏损、实控人美籍不是Biotech的原罪,这不是很正常吗?问题在于益方生物2019~2021年研发费用累计14.6亿元,其中以对高管股权激励为主的股份支付达8.7亿元,占比59.5%。2019~2021年净亏损累计15.1亿元,其中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费用支出8.9亿元,占比59.2%。这也太狠了吧。


同为小分子创新药研发商,益方生物的管线不会比加科思更强吧,考虑到科创板可估值溢价50%~100%,按顶格算,合理市值63亿元左右。而益方生物发行市值104亿元,募资20.8亿元。这也太狠了吧。


Biotech跌倒,益方吃饱。


上市首日跌幅15.62%,对正在修复的创新药信心造成恶劣影响。其他Biotech可能会说:


我真的会谢!


————————————————


「新闻时讯、深度评论、咨询报告、线上直播、学术会议... 一键获取!

找工作、招人才、查数据、找供应商、悬赏交易、信息发布,点击“药智网”,一网打尽~」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八角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图片、文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本平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