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安利的“特效药”氯喹,在尼日利亚出现中毒病例!

导读:昨日,尼日利亚报告称该国有三人过量服用氯喹而导致中毒入院。

作者:生物技术君


这几日,特朗普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宣传使用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然而就在昨日,尼日利亚报告称该国有三人过量服用氯喹而导致中毒入院。


据CNN消息,尼日利亚拉各斯州一名官员称,有三人在服用氯喹后被送往拉各斯市医院治疗。随后,官方发表声明,警告不要使用氯喹进行新冠肺炎治疗。


特朗普上周末在白宫每日新冠病毒疫情简报会上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非常强大”的药物氯喹来治疗冠状病毒。尽管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Anthony Fauci一再强调说:“在没有进行大量随机试验的情况下是这样做是不靠谱的。”(特朗普推广“羟氯喹+阿奇霉素”,美首席传染病学家:还不靠谱!)


长期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的Fauci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中脱颖而出,已成为一位明星人物。因为他反复纠正特朗普言论中不科学的内容。仅他一人就纠正了特朗普关于疫情是否会恶化、疫苗生产需要多长时间、检测是否广泛可用,以及社交隔离将保持多长时间有效等问题。他正在尽最大努力推动一个经常蔑视专家建议总统的医学专业知识。


上周末,特朗普说:“已经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初步结果。我们几乎可以立即提供这种药物。这就是FDA一直以来做得很好的地方。他们已经通过了审批程序,它被批准了。FDA把时间从很多个月减到了现在。所以我们将可以通过处方或各州提供这种药物。”


然而,FDA在简报结束后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尚未批准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目前仍在研究该药对这种疾病的疗效。


微信图片_20200325091537.jpg


美国媒体呼吁停止特朗普“秀”


现在,美国媒体在呼吁,为了公众健康、新闻诚信和公众的基本精神健康,是时候停止直播特朗普每日“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的简报了。


每一位总统都有机会让媒体在其有新闻价值或紧急消息要发布时向公众发表他的言论。当特朗普说他想就新冠病毒问题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让他有机会解决这场危机是对的。一旦他开始让自己成为每日新冠病毒简报的明星时,他不断撒谎的历史显然变成了理所应当。但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位总统有幸在媒体上播出他的每一句话。我们现在已经看够了特朗普的“秀”,知道这些不是任何传统意义上的简报。


当然,在平时,任何政客都有权举行集会。但这就是这些事件的意义所在——为了政治目的而举行的虚假集会,而不是真诚地把真相告知公众。你不能阻止总统举行集会和撒谎,甚至不能阻止他把谎言直播给公众。但没有理由把它们当作是合法的政策简报来报道,相信在镜头前提出尖锐的问题可以消除错误信息带来的危害,这是一种危险的错觉。


特朗普误导民众是有害的


到底羟氯喹作为新冠肺炎治疗有多有效,目前还没有办法知道。显然有一些研究人员对此感兴奋,但相关政府官员似乎要克制得多。


一位在传染病方面很有经验的临床医生说:“也许20%有效,但也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考虑到目前问题的严重性,“20%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将是一个有意义的改进,FDA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是正确和良好的。但是让特朗普通过媒体戏剧性地夸大我们所知道的这些是有害的。


政客撒谎永远都不好。但在公共卫生危机中,有很多人寻求准确的信息,其中一些人转向新闻媒体。对于媒体工作者而言,提供这些信息是很重要的。


当一个人打开电视,看到美国总统对检测、疫苗研究和治疗的进展给出了不准确的乐观评估时,这就是鼓励民众在洗手和社交隔离上不需要比平时更加小心。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民众需要的新闻报道,其中包括总统说了些什么,但重点是为民众提供准确的信息——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从而使医院变得不堪重负,无法向每位需要呼吸机的患者提供资源。从道德上来讲,迫切需要采取一切措施来减缓病毒的传播,直到可以采用更全面的检测方案为止。


然而,墨西哥药店有报道称,美国人正在急于囤积抗疟疾药物。


价格上涨


特朗普对氯喹的认可导致尼日利亚对该药物的囤积潮,药价自然不可避免地上涨。


一名男子告诉CNN,在拉各斯州附近的一家药店里,他目睹了药价在几分钟内上涨了400%多。


拉科斯州律师Kayode Fabunmi说:“药剂师了解市场,并对每一位新来的顾客说,‘你知道唐纳德特朗普说过这东西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所以价格一直在变化。”


他说:“原价是200奈拉(约50美分),后来涨到了500奈拉(约1.38美元),然后,我眼看着它涨到了1000奈拉(约合2.77美元)。”


随后,拉各斯州卫生部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声明:“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氯喹在预防或控制新冠病毒感染方面有效”。


已知氯喹用于治疗疟疾、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


疟疾是尼日利亚和非洲其他地区的地方病。多年来,用氯喹治疗疟疾很常见。然而,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至少40个非洲国家已经逐步淘汰将其作为一线抗疟药物,并在广泛耐药后用其他药物取代。


缺乏临床证据


虽然中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生已经在新冠肺炎患者中试验过这种药物,但还没有足够的临床证据证明它对人类或疾病的治疗有效。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紧急应对项目经理Michel Yao博士告诉CNN,目前有20种药物和相同数量的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现在就对任何一种疫苗的治疗效果提出建议还为时过早。


Yao说:“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很明确。任何药物治疗都应该以证据为基础。我们还没有来自这些试验的任何证据足矣让世卫组织做出正式的建议。所有这些都在进行中,所以我们很难在这个阶段推荐任何一种药物可以用于治疗新冠肺炎。”


他补充道:“现在匆忙决定使用氯喹治疗新冠肺炎还为时过早,世界卫生组织也只是建议。”


世卫组织正在关注四种最有希望的疗法:一种称为瑞德昔韦的实验性抗病毒化合物;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两种艾滋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的组合;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及干扰素的组合。


副作用


44岁的Fabunmi告诉CNN,他以前曾用氯喹治疗疟疾,并回忆起严重的瘙痒是副作用之一。他说:“两三天后你就会浑身发痒,你会害怕洗澡,会不停地抓挠,还必须得同时服用抗组胺药。而且,这药还特别苦。如果你不小心让它掉在嘴里,你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能感觉到它的味道。”


截至周日,尼日利亚已经报告了30例新冠肺炎病例。


Fabunmi说他囤了一批氯喹后感觉好多了。他说:“我不介意价格,因为我只是想买一些以防万一。我不想因没买到而后悔。安全总比后悔好。


image.png

责任编辑:杰尼龟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QQ图片20200323084917.png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0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