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望医药放弃生产基地,自建工厂不香了?

导读:科望医药与药明生物达成代工服务。

没想到,科望医药也上演了一出,“曾经爱的多么深切,如今丢得就有多么果决”。


2019年12月,科望医药苏州工艺开发和生产基地在苏州工业园奠基,并完成1亿美元的B轮融资。


2021年3月19日,科望医药苏州工艺开发和中试生产基地正式落成!


2022年9月19日,科望医药苏州工艺开发和中试生产设施被药明生物吸纳,并与药明生物达成“一体化研发和生产”的服务协议。


仅一年半,彼时最被看好,费事费力竣工的苏州工艺开发和生产基地,如今却又毫不惋惜的给了药明生物,究竟是当初自建工厂的战略规划错误,还是药明生物的CDMO更有吸引力?


自建好?还是代工好?

(什么阶段自建,什么阶段代工)


其实关于biotech企业自建工厂和CDMO委托生产谁更好的争论,在中国医药产业已经是经久不熄的讨论了,期间各有道理,谁也不服谁。


短短几年,各大药企在自建与委托生产之间的选择,既是当时特定的行业环境趋势导致,也是行业发展所必须经历的。


2019年5月16日,天境生物公司与杭州钱塘新区签订合作协议,公司计划总投资约56亿元建立抗体研发及产业化基地,正式宣布尝试摆脱一直依赖的CDMO外包模式,宣布了天境生物从研发、生产到商业化全产业链转型向Biopharma的决心。


而在天境生物之前,百济神州将PD-1抗体从委托勃林格殷格翰商业化开发,转向了投入22亿元在广州建设12×2000L的生产基地,再鼎生物、中裕生物也同样如此。


彼时国内的biotech企业似乎都对建厂有着莫名的情节。


那么假如,作为企业领导人的你,手握5亿美元,你会怎么布局接下来的战略?是否自建工厂?


对此,有人明确表示支持企业自建工厂,原因有四:


  • 一者不会受制于强势的CDMO,与其将生产环节被别人把控,出现对环节的涨价而无可奈何,将生产环节把握手中更利于企业的管理。


  • 二者医药市场的大批量生产需求也在倒逼企业建厂,药品产能供应对药企是否能参与医保等商业化竞争息息相关,质量稳定、成本合理、时间可控的量产产品成为重点考虑方向。


  • 三者长期成本考虑与外部政策刺激下,企业追求更低生产成本、人力成本以及更大的掌控力,一定程度上来讲,生产环节利润也一手掌握,管控起来更为便捷高效。各地政府配套政策与土地红利降低药企自主建厂的成本目的就是如此。


  • 四者火热的生物制剂在稳定质量产出上比之小分子制剂更高,建仓可以帮助企业将核心技术沉淀于生产环节。


当然,对于biotech企业自建工厂,也有人表示并不看好,原因这更简单,那就是没有“性价比”。毕竟过程中无论是生产环节、管理环节,还是质量环节,其资金消耗与人才需求量都非常大,且时间、风险也特别高。


这些,对于大多数基础条件并不雄厚的biotech企业,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可以说贸然自建工厂往往会将成为将企业推向悬崖的第一步。


自建与代工,其实并不冲突


当然,从本质上来讲,行业普遍认为biotech早期建立之初,上市产品还只有1-2个的时候,可以考虑委托生产,但当当公司产品逐渐增多到4-5个时,就需要自建工厂。同时,期间还需要根据资本市场对待在研管线的态度与融资情况,在有限资金的情况下,分配生产线与在研项目占比。


但看似委托生产与自建工厂是矛盾的两方,实则却又并不冲突,据有关人士透露,两者分界点重点还是要取决于创新药企业的需求和导向。基于企业选择为其提供从临床直至商业化的服务或者解决方案。就算企业后期有建厂打算,积极配合做相应的技术转移以及放大,围绕客户需求设计和建设灵活度很高的CDMO是适应新时期创新药企业发展的一种趋势。


事实上,在医药产业中,大而全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资金也好时间也好,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在资本寒冬期间,biotech初创期将精力聚焦于强项,借助CDMO把项目更快捷、经济地推向市场,打出名气或许更重要。


对于biotech企业而言,在合适的阶段做合适的事是基本规律,而对于CDMO企业而言,在合适的阶段帮助企业做合适的事,也是同样的道路,建仓与委托生产只是不同阶段的选择,两者其实并不冲突。


生产阶段之后,biotech商业化是否也应该躺平?


2021年11月,基石药业与恒瑞达成合作,将CTLA-4单抗CS1002在大中华区的研发、注册、生产和商业化独占权益给了恒瑞,首付款5200万元,里程碑总付款可能高达11.85亿元。


而在此之前,基石药业其实还要另外几单不错的授权,连续的license-out似乎也宣示着企业运作思路的改变。


回顾基石药业前几年的坎坷,创立之初无论是生产能力还是销售团队与研发品台,有一样没一样,之后为了上市,也为了实现从biotech向Biopharma转型,基石药业与大多数企业一样,选择了自建厂房、自建研发平台,自建销售队伍。之后经历在连续亏损、长期破发,基石药业如今俨然一副新的模样:专注研发,生产、商业化全部躺平。


这一点上,或许科望医药也有着和基石药业一样的觉悟吧,如今将CDMO交由药明生物、或许将来也保不齐会在产品上市之后,将商业化交给国内、外制药龙头。


毕竟,对于创新药企业而言,光有产品并不算结束,商业化能力同样是重要的考量。如今,对部分研发成果已经陆续进入收获期的创新药企业来说,从“科研导向”向“市场导向”过渡,生产与商业化是绝绕不开的两个话题。


基石药业之后有科望医药,科望医药之后则还会有无数biotech,或将走上相同的道路。


总结


就事件而言,放弃自建生产基地,转而与药明生物合作或许也不失为一步好棋,毕竟如今医药市场不断强调着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生产阶段如此,商业化阶段也是如此。


对于biotech企业而言,前期专注研发、积蓄资本,步步为营向Biopharma而去,或许更明智。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本平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2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 6262 8397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23696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