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药企研发投入TOP榜出炉!罗氏蝉联第一,默沙东研发投入猛增37%,阿斯利康跌出榜单…

导读:TOP10企业研发投入近1000亿美元!

尽管2020年受疫情影响,大多数医药公司的收入有所下滑,但在研发投入上却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近日,FierceBiotech发布了2020年研发投入最多的十大制药药企名单。


表1:研发投入Top10制药企业

微信图片_20210407092834.png

资料来源:FierceBiotech


2020年几乎所有Top10公司的研发投入都有所增长(诺华公司和赛诺菲除外),多家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超过20%。这十家企业总计投入960亿美元开发疫苗、创新药物和诊断方法,比2019年增加了140亿美元。


去年,很多研发和交易都集中在COVID-19,但更传统的肿瘤学、心血管疾病和抗生素也是研发投入的重点。


去年,罗氏研发投入139亿美元,稳居第一。默沙东研发投入136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37%,研发投入销售占比高达28.3%,取代强生,位列第二。


排名上升最大的是百时美施贵宝,其研究预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11.4亿美元,从2019年的第八上升到2020年的第四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20年是百时美施贵宝740亿美元收购Celgene后纳入其财务数据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但未来该公司能否继续保持这个排名值得思考。


此外,礼来公司重返前十名,取代阿斯利康。2020年阿斯利康的研发投入下降1%,至59亿美元,下滑至第11位。


1 罗氏


image.png


罗氏(Roche)蝉联研发投入榜单头名,2020年研发投入130亿瑞士法郎(139亿美元),较2019年增加13亿瑞士法郎,研发投入销售占比22.2%。


虽然,罗氏受疫情影响,销售收入收到打击,2020年全年的销售额有所下滑。但是,受 COVID 推动,2020 年罗氏共推出 15 款 COVID 诊断剂,这带动罗氏诊断业务增长 14%。


罗氏研发投入猛增,原因是在COVID 诊断剂上的投入大增,同时也放弃了一些研发项目。其中包括终止了自闭症候选药巴洛伐坦(balovaptan)。罗氏还宣告了MDM2抑制剂idasanutlin(RG7388)针对急性髓系白血病(AML)Ⅲ期试验(MIRROS)失败。此外,罗氏和合作伙伴AC Immune的Tau抗体semorinemab 二期临床失败,进入AD药物研发失败名单中。


但是,罗氏公司在AD领域愈挫愈勇,继续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计划与英国剑桥量子计算公司(Cambridge Quantum Computing)合作,探索这种新兴技术在设计和提供新治疗化合物方面的潜力。


此外,罗氏的重磅PD-L1抑制剂Tecentriq在治疗早期三阴性乳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中均取得积极结果。该公司的TIGIT抗体疗法tiragolumab成为首个获得美国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的抗TIGIT抗体。罗氏与Dicerna Pharmaceuticals合作开发治疗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的RNAi疗法RG6346在1期临床试验中表现出持久效果,停药一年之后仍然能够显著抑制乙肝疾病活动。


2 默沙东


image.png


默沙东2020年研发投入136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37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28.3%,由去年的第三名升至第二名。


默沙东庞大的研发支出与2020年下半年的一系列COVID-19相关交易有关。


然而,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支出似乎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尽管默沙东有丰富的疫苗经验,但在新冠病毒疫苗和药物开发方面开始得较晚,而且遇到不少障碍。去年第四季度,默沙东终止了两种COVID-19候选疫苗的研发,并专注于COVID-19治疗药物开发。去年年底,默沙东斥资近5亿美元收购了昂科免疫(OncoImmune)公司,收获其调节炎症反应的创新疗法CD24Fc。这款疗法在治疗严重新冠患者的临床试验中取得积极顶线结果,将患者死亡或呼吸衰竭的疾病进展风险减少50%。


除了COVID之外,默沙东的肿瘤学研发管线一直是重点布局领域。该公司与Artiva Biotherapeutics公司达成研发合作,开发治疗实体瘤的CAR-自然杀伤细胞疗法,进入细胞治疗领域。去年11月,默沙东收购VelosBio公司,囊获靶向受体酪氨酸激酶样孤儿受体1(ROR1)的潜在“first-in-class”抗体偶联药物VLS-101。


3 强生


image.png


强生2020年研发投入121.5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7.9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14.7%,由去年的第二名下滑至第三名。


与其他制药巨头一样,强生公司也一直在研发新冠疫苗。虽然不像新兴的mRNA疫苗一样占尽风头,但该公司开发的单剂新冠疫苗Ad26.COV2.S已经获得FDA授予的紧急使用授权。


除COVID外,强生还热衷于收购生物技术公司。去年8月,强生达成65亿美元收购Momenta Pharmaceuticals公司的交易,获得了抗FcRn抗体nipocalimab,它具有治疗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潜力。强生还与传奇生物联合开发的靶向BCMA的CAR-T疗法已经完成向美国FDA递交监管申请,有望在今年获得批准。


强生公司还在2020年将Najat Khan博士任命为首席数据科学官,她将继续担任该公司的全球研发战略和运营负责人,但现在也负责数据科学方面的工作。希望通过对数据的深入挖掘,提高研发效率。 


4 百时美施贵宝


image.png


百时美施贵宝(BMS)2020年研发投入111.4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50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26%,从去年的第八位上升到第四位。


BMS通过收购Celgene公司,在销售和研发投入上都得了大幅增长。这家制药公司的研究投入从2019年的61.5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111.4亿美元,几乎翻了一番。


BMS收购新基之后首先做的是削减开支,其中最大的削减之一是Celgene与Jounce Therapeutics的交易,将 JTX-8064全球权益退回给了 Jounce。


BMS收购Celgene获得的最大资产是其领先的CAR-T疗法Breyanzi(lisocabtagene maraleucel),该药已于今年2月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某些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此外,BMS与bluebird bio联合开发的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CAR-T疗法Abecma(idecabtagene vicleucel)也与3月获批治疗已经接受过四种以上前期疗法的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R/R MM)成年患者。因此,BMS成为目前唯一一家实现两种CAR-T细胞疗法“CD19和BCMA”批准上市的公司。


除了目前的CAR-T产品外,该公司还在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去年9月,BMS对Obsidian Therapeutics公司行使了一项全球独家许可选择权,获得基于cytoDRiVE技术控制表达的免疫调节因子CD40L的细胞疗法候选物。这是BMS与Obsidian合作开发新型细胞疗法以来首次行使选择权。


此外,BMS在拓宽心血管研发管线方面,以131亿美元收购了MyoKardia公司,获得心血管药物mavacamten,该药物已过的美国FDA突破性疗法认证。


5 辉瑞


image.png


辉瑞2020年研发投入94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7.5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22.4%,与去年一样,仍然排名第五。


辉瑞公司由于与德国BioNTech达成合作,在新冠疫苗开发上占得先机。他们合作开发了首款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的mRNA新冠疫苗。辉瑞表示,在2021年该疫苗估计将带来约150亿美元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辉瑞的临床开发成功率在近几年来获得显著提高,截至2020年底,该公司进入1期临床的研发项目最终成功推进到3期临床试验,并且获得积极结果的5年临床成功率达到21%,远高于去年报告的9%。


从历史上看,辉瑞的临床研究成功率实际上一直落后于同行。2015年,辉瑞进入首次人体试验的项目中,只有5%获得批准,而整个行业的成功率为11%。辉瑞在去年的投资者日上报告称,其2019年的成功率为9%,而行业平均水平为8%。但是现在,辉瑞可以宣称其成功率有了重大飞跃。


此外,辉瑞也剔除了几个研发项目。去年,辉瑞停止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药物PF-05221304的开,该药曾被美国FDA列入快速通道。另一种白细胞介素-1受体相关激酶-4 (IRAK4) 小分子抑制剂PF-06650833以及前列腺癌治疗疫苗PF-06753512也被放弃了。


6 诺华


image.png


诺华2020年研发投入89亿美元,较2019年下降5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从2019年的19.8%下降到去年的18.2%。由去年的第四名下降至第六。诺华是2020年研发支出排名前五名中唯一一家投入低于前一年的制药公司。


与礼来,辉瑞,阿斯利康等公司相比,该公司去年在新冠疫苗和治疗药物研发上相对安静,仅在第四季度与其他制药企业签约,承诺帮助帮助生产COVID疫苗。


但是,诺华在监管批准方面强劲势头。该公司的MET抑制剂Tabrecta(capmatinib)获得FDA的加速批准,成为首个治疗携带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的获批疗法。其靶向CD20的单克隆抗体药物Kesimpta(ofatumumab)也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治疗复发型成人多发性硬化(RMS)患者。


该公司的RNAi疗法Leqvio(inclisiran)也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用于治疗成人高胆固醇血症及混合性血脂异常。诺华的重磅心衰药Entresto也获得美国FDA批准扩展适应症,用于治疗射血分数保留性心力衰竭(HFpEF)患者。


诺华还继续实施其数字战略,诺华曾与微软签署了一项长期的合作伙伴协议,计划把AI用于药物分子设计,特定药物剂量施用方案的研发,以及CAR-T疗法的生产优化之中。诺华还在开发远程临床试验工具,以及建立数字疗法。


7 葛兰素史克


image.png


葛兰素史克(GSK)2020年研发投入77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3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16.1%。GSK的研发投入与去年相比增长了12%,由去年的第十位上升到第七位。


作为全球最大的疫苗药物生产商之一,但是在本轮新冠疫苗研发竞争上却落后于对手,导致其声誉受到影响。幸运的是,该公司与Vir Biotechnology联合开发的中和抗体疗法VIR-7831在治疗早期COVID-19患者的临床试验结果良好,两家公司已经向美国FDA递交紧急使用授权申请。


而且GSK在肿瘤领域也受到重挫,其PD-L1/TGFb融合蛋白bintrafusp alfa(M7824)在NSCLC失利,以及另一种有希望的肿瘤药物dostarlimab遭遇意外检查延误。另外,GSK与澳大利亚生物技术Immutep合作的LAG-3单抗GSK2831781(IMP731)针对活动性溃疡性肠炎的Ⅱ期临床研究项目已被终止。


GSK还失去了一些关键管理人员,包括全球疫苗工程核心技术前负责人Amir Reichman,美国制药负责人Jack Bailey。


8 赛诺菲


image.png


赛诺菲2020年研发投入66亿美元,较2019年减少5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15.3%。赛诺菲的研发投入与去年相比减少了8%以上,由去年的第6位下滑到第8位。


2020年,赛诺菲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Paul Hudson调整了其研发管线,放弃公司部分薄弱的研发管线,加大对癌症,罕见病和其他重点项目的开发。


去年,该公司签署了一系列合作项目。GSK与Kymera 达成1.5亿美元合作,联合开发针对IRAK4的蛋白降解疗法。11月,该公司3.08亿欧元(合3.58亿美元)收购Kiadis,获得多款即用型NK细胞在研疗法。最大的一笔交易是37亿美元收购了Principia Biopharma,获得3款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


在公司内部研发方面,该公司与再生元合作开发的PD-1抑制剂Libtayo(cemiplimab)又斩获两项适应症,获得FDA批准治疗晚期基底细胞癌,和一线治疗PD-L1高表达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该公司的CD38抗体Sarclisa(isatuximab)近日也获得FDA的批准,与卡非佐米和地塞米松(Kd)标准治疗联用,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


在抗击疫情方面,赛诺菲与美国Translate Bio公司合作研发的mRNA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尽管赛诺菲的疫苗研发进度大幅缓于竞争对手,但是新冠疫苗可能与流感疫苗一样,未来可能需要年年接种,这将令赛诺菲仍有机会赢得一部分市场。



9 艾伯维


image.png


艾伯维2020年研发投入65.5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50万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14.3%。艾伯维研发投入在2019年出现了大幅下降,但总体上仍位居第七位。2020年,随着艾尔建(Allergan)的加入使研发投入略有增加,但该公司的排名还是下降到了第九位。


艾伯维年销售额近200亿美元的重磅TNF抑制剂Humira(修美乐,adalimumab)已接近2023年的专利悬崖,该公司扩大了生物技术交易,希望通过购买心得创新技术以弥补即将出现的销售缺口。目前,艾伯维炎症性疾病研发管线除了Humira,还有IL-23抑制剂Skyrizi(risankizumab),以及JAK抑制剂upadacitinib。


在其他领域,艾伯维与Frontier Medicines达成合作,利用其独有的化学蛋白组学技术平台,开发针对“不可成药”靶点的蛋白降解疗法。艾伯维与Genmab达成合作,支付了7.5亿美元的预付款,共同开发下一代双特异性抗体产品。包括双特异性抗体epcoritamab。艾伯维还与天境生物达成了近30亿美元的合作,共同开发抗CD47单抗lemzoparlimab,用于治疗不同类型的癌症。


艾伯维也参与了COVID-19相关药物研发,但尚无药物获得批准。去年,艾伯维与和铂医药达成合作协议,从和铂医药获得授权,针对冠状病毒预防、治疗的全人源中和抗体ABBV-47D11开展一期临床试验。


10 礼来


image.png


礼来2020年研发投入60.8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4.8亿美元,研发投入销售占比24.8%。赛诺菲的研发投入与去年相比增长了9%,重回TOP10榜单。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礼来迅速与AbCellera公司的达成合作,开发出中和抗体疗法bamlanivimab,成为首款获得美国FDA授予紧急使用授权(EUA)的中和抗体疗法。


礼来还加大了基因治疗领域的投入。2020年底,礼来以10.4亿美元收购Prevail,获得两个处于临床阶段的研发项目,包括先导基因治疗产品为PR001,用于携带GBA1突变的帕金森病(PD-GBA)和神经元病性戈谢病(nGD)患者;以及PR006用于携带GRN突变的额颞叶痴呆(FTD-GRN)患者。


此外,礼来的阿尔茨海默病抗体疗法donanemab在2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礼来另一大潜力药物双重GIP/GLP-1激动剂tirzepatide在多项3期临床试验结果积极,tirzepatide在多项指标上击败了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该药有望成为其GLP-1激动剂度拉鲁肽的继任者。另外,礼来也在进行tirzepatide治疗肥胖症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试验。


结语


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了各行业,但是医药研发仍在如火如荼进行。从研发投入TOP10可以看出,上榜的很多公司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显著上升,一半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超过20%。早在2018年,营收排名前15位的制药公司,研发投入总计超过了1000亿美元。而三年后,研发投入前十名的公司即达到了这一金额。


新药研发一直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希望这些投入能够在临床转化落地,真正造福患者。


参考来源:

https://www.fiercebiotech.com/special-report/top-10-pharma-r-d-budgets-2020


药智.png


责任编辑:琉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1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3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