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资产重组,转型CRO业务,百花村仍难逃困境

导读:9家上市CXO企业公布年报,仅ST百花一家亏损,亏本销售下仍难维持!

近一个月以来,CXO(医药外包)公司陆续披露2020年全年业绩。整体来看,重点CXO公司都有着不错的业绩,均获得了正增长。


image.png


但相比于昭衍新药、药石科技等动辄10亿以上营收的典型CXO公司而言,一家曾经被称为“CRO板块黑马”的公司,不仅去年营收不足1亿,而且净利润大幅亏损3.2亿,毛利率更是达-161.95%(成本大于收入的亏本销售,这也导致公司去年的销售毛利率为负值)。


如此糟糕的业绩,与高景气度的CXO显得格格不入。这家公司,就是曾经知名的百花村,如今却已经沦为*ST股。


一、两次资产重组,仍难逃困境


新疆百花村虽然经历过两次资产重组,经营主业从餐饮转型到煤炭,再从煤炭转型到医药。但期间由于各种原因,公司业绩表现大起大落,如今公司仍然面临困境。


image.png


新疆百花村最初是一家餐饮企业,2010年通过收购向能源及煤化工产业转型。作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旗下的一家上市公司,新疆百花村开始从事煤炭业务。


但是,从2012年开始,由于煤炭行业不景气、煤炭产量不断下滑,导致公司连年亏损。财报显示,公司2013年、2014年、2015年总营收分别为12.35亿元、11.09亿元、8.0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08.9万元、-2.34亿元、-4.06亿元。由于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公司也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


为了解除退市风险、摆脱经营困境,百花村在2016年进行了重大变革。一方面,剥离了鸿基焦化、豫新煤业、天然物产3家公司;另一方面,公司斥资19.45亿元收购了以医药研发服务业务为主的南京华威医药100%股权,并进行了资产重组,正式从煤炭转变为医药,踏入CRO行业。同时,由于处置了煤矿、化工资产,百花村2016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成功解除了退市风险警示。


image.png


但好景不长,由于华威医药2016年和2017年不仅没能完成业绩承诺,反而引发商誉减值,导致百花村业绩再度惨淡: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分别大幅亏损5.64亿元、6.75亿元,再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虽然2019年实现净利润3438.5万元,但扣非净利润却只有731万元。而且,2020年,由于华威医药经营不佳,百花村再次大幅亏损。尽管处于行业快速成长、景气度高的CXO行业,但公司仍旧困难重重。


这主要是由于作为一家以CRO业务为主的公司,百花村的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了公司近一半的总营收。财报显示,2020年,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为3776.67万元,占年度销售总额44.68%;其中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1321.31万元,占年度销售总额15.63%。


除了过于依赖大客户、使得业绩不稳定以外,公司过于依赖全资子公司华威医药,更是另一大“硬伤”。


二、成也华威医药,败也华威医药


如今,百花村的主营业务为药物合同研发生产服务,提供从药物发现与CMC开发、临床试验CRO、注册申报、CDMO/CMO、API及相关中间体生产供应等药物研发注册全流程的服务及一体化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全资子公司华威医药。一旦华威医药经营不佳,百花村的业绩必然受损。


华威医药下设7家子公司(威诺德医药、礼华生物、西默思博、西姆欧、黄龙生物、礼威生物、西普达),业务涵盖新药早期发现与筛选、药物CMC开发、临床试验、注册申报、BE/PK生物样品分析及药学检测服务、临床SMO及数据服务、MAH服务、API及中间体生产供应,可为制药企业或客户提供从药物发现、药学CMC开发、临床试验与申报注册的全过程一站式外包服务。


据财报显示,华威医药2020年仅实现营业收入5641.83万元,较上期减少1.76亿元,同比减少75.71%。反过来,百花村去年的2.21亿元营业成本,均是华威医药的成本,较上期1.35亿元增加8645.8万元,同比增长64.06%。可见,收入下降、成本上升,最终导致百花村去年业绩大幅亏损。


image.png


细分产品看,公司2020年医药研发实现营收2167万元,同比减少81.08%;临床试验实现营收3383万元,同比减少70.88%;其他医药收入实现88.08万元,同比减少44.54%。


归其原因:一方面,由于政策调整、市场变化、客户战略调整、研发进度滞后等原因,使得合同终止,最终导致净利润减少1.21亿元。其中,去年华威医药终止了58个医药研发合同,导致净利润减少1.12亿元。礼华生物终止临床服务合同21个,导致净利润减少892万元。


image.png


同时,受政策和本年市场环境影响,剔除终止合同因素,去年华威医药主营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6124.56万元,其中医药研发收入增加525.84万元,临床试验收入减少6579.67万元,其他业务收入减少70.73万元。因研发订单下降,产业链下游的临床研究订单也受到较大影响,导致收入下降明显。


另一方面,由于技术难度及评审要求提高等原因也导致公司成本增加。受去年不可抗力及其他因素影响,新订单减少、现行研发周期延长,去年研发项目分摊的固定成本加大造成预算总成本增加,致使本期营业成本增加。综上因素,医药研发项目增加成本8269.1万元。另外,截至报告期内,公司所属子公司礼威公司创新药研发费用支出611.4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百花村收购华威医药,共形成了17.04亿元商誉。从2017年至2019年,公司已经累计计提商誉减值15.48亿元。


截至2020年底,包括商誉的华威医药资产组评估价格1.18亿元,较华威医药资产组(包括商誉)账面价值2.62亿元低1.44亿元,故公司对收购华威医药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1.44亿元,致使本年度合并财务报表资产减值损失增加1.44亿元,尚余0.11亿元商誉。


经过这几年的财务“大洗澡”后,商誉减值压力减少的百花村也计划利用“轻装上阵”来扭转困境。


三、3.89亿定增被否,困境难扭转


正如前文所言,当下我国药品研发已经从“仿制”向“创新”逐步转变,未来创新药也将会逐渐替代仿制药。因此,华威医药去年也由于4+7集采、转移创新药等行业政策、客户战略调整等,导致业绩大幅亏损。


为了扭转困境,百花村管理层也提出了新的发展战略:将抓住医药行业从“仿制”向“自主创新”升级的窗口期,整合资源做到“长板做优”,突出差异化优势,围绕大医药产业核心,实行“创新药+仿制药”产业路线,不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实际上,公司就是计划让旗下的公司发挥出差异化优势。例如,让礼威生物聚焦于特色细分领域,打造合成多肽药物开发与产业化、重组多肽/蛋白/单抗、特色小分子药物专有技术平台,从而打造出创新药专有技术管线。


image.png


尽管如此,百花村仍然面临诸多困境。特别是今年3月,公司宣布终止了2020年9月开始计划实施的、经历过四次修订并且募集资金3.89亿元的定增预案。


按公司原定计划,这笔近3.9亿元的定增项目,原本用于黄龙生物和礼威生物的药品研发、小分子创新药物研发和多肽创新药及PDC药物研发项目上。但是,中国证监会在3月16日决定终止对该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无奈公司也表示,“考虑到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等原因,结合公司实际情况、发展规划等诸多因素,经审慎研究,公司终止2020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撤回申报材料。”。


如此看来,百花村的“困境反转之路”实在太难了。


四、结语


总的来说,即便2016年百花村进行了第二次资产重组,踏入发展前景更好的CRO板块,但由于全资子公司华威医药经营不佳,也导致公司业绩连年亏损。同期,公司股价也从20元下跌到最低2.8元,随时面临退市的风险。


实际上,从百花村的案例也能折射出当下医药行业的发展缩影。例如,曾经不抓住机遇转型创新药的仿制药公司,近年来也深受集采的冲击;同样面临发展困境的原料药公司,近年来也在寻求API-制剂一体化或者往CDMO路线转型等。


分割线.png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1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