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药企,高管薪酬公布

导读:诺华CEO,降薪。

不光基层员工,因为新冠疫情,降薪也成为药企高管的主旋律。


1

诺华CEO,降薪


近日,外媒FiercePharma对诺华公布的2020财报进行梳理,并主要分析了CEO的薪酬情况。


640.webp.jpg


这家瑞士制药公司的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2020年的首席执行官VasNarasimhan薪酬总额为1038万瑞士法郎(合1161万美元),低于2019年的1144万瑞士法郎。


结合具体数据来看,纳拉辛汉(Narasimhan)的基本工资确实比2019年增加了5.5%,最终总薪酬减少的原因来自于年终奖——其中很大一部分奖金与诺华2020年的财务业绩挂钩。


事实上,像其他生物制药公司一样,诺华也因为COVID-19而拖慢了速度。到2020年,这家瑞士制药商的销售额达到487亿美元,这是唯一低于纳拉辛汉(Narasimhan)奖金设定的业绩目标的一项。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忽略的数值,在他的奖金记分卡上,公司销售额占到了18%。在其他财务指标上,即营业收入和自由现金流方面,诺华表现出色。这方面在2019年也得到了证明和奖励,2019年诺华无论是集团销售额、营业收入还是自由现金流方面的实际成绩,都远超出了预期。


董事会认为,2020年,纳拉辛汉(Narasimhan)的管理团队“大大超出”其以道德为中心的目标。其中包括就举报人的回扣指控进行「马拉松式」长期法律斗争的和解方案。2020年年中,该公司同意支付超过7亿美元,以结束有关声称使用演讲者节目伪装成向医生收取回扣以换取处方的指控。该公司还在9月推出了新的道德守则,从而规范营销行为。


与纳拉辛汉2020年薪酬方案的下降形成对比的是,他的实际工资从2019年的1062万瑞士法郎增至1272万瑞士法郎(约合1419万美元)。这主要是因为他在2018年2月出任诺华首席执行官时获得的长期激励金远远超过他担任诺华研发总监时获得的激励金。


2

新一轮涨薪


与诺华CEO因为年终奖的原因而导致薪酬总额下降不同,AZ全球CEO迎来了又一轮涨薪。


资料显示,AZ全球CEOPascalSoriot在2020年的年薪高达2150万美元,较2019年的1850万美元增长了16.2%,相比2018年的1473万美元增长了45.96%。从薪酬结构来看,其基本工资与2019年一致,但年度奖金提高至322万美元,此外,PascalSoriot还将获得来自2018年的股权激励。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这一薪酬结构曾经遭到质疑,主要涉及退休金和年终奖金方案。去年3月,AZ董事会曾在薪酬计划中表示,根据投资者的反馈,2020年会将基本薪金降至20%,并在此后逐渐将高管人员的退休金水平与普通员工的保持一致。但外媒认为,在该薪酬方案下,AZ的高管工资仍远高于普通员工的平均工资。


与此同时,在2019年的奖金方案中,Soriot的业绩可获得142%的奖金,为了弥合竞争激烈的全球制药人才库与市场薪资水平的差距,董事会使用了酌处权后将其提至150%,此举受到了部分投资者们的不满。


到了2020年,阿斯利康董事会依然对PascalSoriot的薪资标准增加了预算,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其在新冠疫情期间的领导能力,这可以很明显的从年报的数据中显现出来。


2月11日,阿斯利康公布的2020年业绩显示,全年收入266亿美元,肿瘤、心脑血管、呼吸是阿斯利康最关键的3大业务,其中肿瘤业务已经成长为公司的重磅领域,而且也是唯一在快速增长的业务领域。


肿瘤业务收入114.6亿美元,同比+24%,贡献公司业绩43%,明星产品Tagrisso(奥希替尼)收入43亿美元,增幅高达36%。除了奥希替尼外,Lynparza(奥拉帕利)、Imfinzi(度伐利尤单抗)、Farxiga(达格列净)为阿斯利康的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合计带来收入101亿美元。


3

罗氏,再次降底薪


综合来说,因为新冠疫情的黑天鹅事件,降薪其实是更多高管面临的问题。


罗氏2020年财报显示,全球CEO施万(Schwan)薪酬总额为1103.37万瑞士法郎(约合1229.24万美元),较上一年略低4.2%。主要是考虑到新冠疫情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将其2020年合同基本工资下调了50万瑞士法郎(约合56万美元)。


实际上,2020年初,就有外媒提出疑问:为什么在欧洲制药公司的同行都涨薪的时候,罗氏首席执行官施万(Schwan)的2019年薪酬却略有下降?


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奖励以绩效为基础的股票的方式方面进行了更改,这些修订使Schwan的薪酬更多地与长期增长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与短期股票绩效。


也就是说,2019年时,Schwan的基本工资为400万瑞士法郎(430万美元)并没有改变,但他的绩效分享计划(PSP)奖励从149万瑞士法郎降为零。因此,Schwan的2019年总薪酬下降了约2%,为1150万瑞士法郎(1220万美元)。


如今,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Schwan不得不再次面对薪酬有些许下降的局面。


某种程度上,新冠疫情从研发、临床、销售等多个层面影响着制药企业,这也深刻映射到药企中的每一个个体身上,即使是处于医药行业最顶端的CEO们,也不例外。


文末标志.png

责任编辑:露露君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1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