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文森:医药跨境并购律师修炼之道

导读:唯有勤奋加天份。

“觉不觉得自己永远是配角?”


“不觉得,我很自豪我是我客户的‘TrustedAdvisor’(‘军师’)?在中国文化中的幕僚,诸葛亮那样的配角。”潘文森博士回答到,她是美国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百华协会董事。


潘博士被《国际金融法律评论1000》评为“并购领域的杰出律师”,在中美跨境并购及其他交易领域享有盛誉。她在上市和非上市公司的并够方面均有丰富的经验,在杠杆收购及股票、现金收购、合并、邀约收购和上市公司转为私人持股的交易中提供咨询的并购交易价值合计超过100亿美元。


此前,全球领先的基因测序公司、最大的基因测序机构华大基因与全球最大电子制造商富士康达成战略。


基因测序仪对于基因产业的重要性,如同发动机之于汽车行业,国内基因测序行业长期依赖于国外测序仪。去年,华大基因发布测序应用整体解决方案BGISEQ-500n,这是全球测序技术领域首次大批量列装“中国造”,也正是交由富士康批量生产的首批产品。此前,华大基因也和其他国内企业一样,测序仪器对上游公司存在依赖。这一局面改写于华大基因收购CompleteGe-nomics(以下简称CG)之后。


2013年,华大基因宣布通过其全资子公司BetaAcquisitionCorporation成功以现金收购要约形式以每股3.15美元购得美国CG公司所有流通股股权。该交易总值约为1.17亿美元。


这是中国生物技术公司首次全额并购美国上市企业,为华大基因打入美国市场提供重要契机,对于时长“被并购”的中国生物医药企业,具有极强的借鉴价值。


这则跨国并购案的背后,有一位重要的幕后推手,是在投资与并购界拥有盛名的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文森博士。


“作为法律事务的总负责人代表华大基因去并购美国上市公司,这是我遇到的最大挑战之一。”


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用要约并购的形式去收购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因为并购的是一家海外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这笔交易除了要通过国内繁复的审批程序之外,还需要通过美国证监会做相应的披露,这意味着,所有策略都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第三方竞购者看在眼里。也就给了对手千方百计制造障碍,阻挠交易达成的便利条件。


的确,在这场并购案中,竞争对手没有停止制造麻烦,先是雇佣游说公司到国会游说,指摘华大基因跟中国政府的关系,甚至基因检测技术可以复制出一个奥巴马。还在一份政治倾向明确的报纸上说,华大基因是做基因测序仪的,一旦并购成功,会给美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高价竞争、专利诉讼,还包括股东诉讼更是不必提。


“给美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的言论非常可笑,这家对手公司已经在中国出售基因测序仪器多年,他们已经把技术引入中国,这是否已给美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潘律师及其团队24小时不眠不休,给第三方竞购者写信,全球团队配合,几易其稿,一一驳回对方的不利言论。


国家安全审批之外,还有一个反垄断审批。一般来说,中国生物医药企业的海外投资并购很少被反垄断审批挑战,因为大部分不会在国外形成独占市场局面,一般反垄断审查第一次申报就通过了,复杂的情形需要做二次申报,但华大基因的案子特殊在,基因检测是一个新型产业,市场本身就很小,主要公司也很少,华大和被收购方都是主要公司之一,所以要一次一次接受严苛的反垄断审查程序,需要律师和企业配合,想方设法帮助政府理解这个领域的市场,说服他们。


“总之,一个并购项目中可能出现的难题这次并购案都碰到了。”


“一般律师是写法律文件的,好的律师不仅会帮你把控法律风险,还会帮你制定谈判策略,设计交易架构。”


“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读书考试是比较容易的事。”作为首批复旦大学的保送生之一,拿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和化学博士学位的潘文森不否认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记忆力是与生俱来的。凭着理工科的逻辑思维闯律师界是极大的优势。对于潘文森来说,在法律的框界中分析问题;把分析结果有条理地分析给客户;帮客户做成交易,或者在谈判中力争到客户所想的结果,这一整个运用的逻辑思维和沟通能力的过程是享受。


潘文森说,逻辑思维能力和沟通能力对于律师很重要。法律的基础是逻辑思维。无论是交易架构的设计,法律条款的起草,更不用说和对方的谈判,都必须有理有据、环环相扣。让律师在任何并购交易中都能从逻辑上想明白,避免交易隐患,良好的沟通可以让律师对客户讲清楚,并客户的要求设计交易框架,把公司的策略细化出来。而后,谈判的过程是博弈的过程,“让对方接受你的观点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类似于BD,律师是一种比较个人化的职业,很考验个人魅力。在大的投资并购交易中要有调动内部、外部资源,协调各方团队的能力。“比如,虽然我不在华盛顿办公室办公,但华盛顿的同事我也是很熟悉的,我们会经常通过电子邮件、电话保持联络。”


大律师事务所中,投资并购案的团队当然是以潘文森这样的投资并购律师为主,但并购过程中,各方面的尽职调查都由同一家律所内部各业务单元团队来负责,每个团队都有非常资深的人带领。“比如,在海外并购中最常碰到的问题就是国家安全审查,我们华盛顿办公室的合伙人律师基本都是在美国政府机构工作多年的。而在生命科学律师团队里,有前FDA、SEC服务经验的,也有生化专业博士、药剂师等行业背景。”


“有时候是语言问题,有时候是法律概念,有时候是文化的问题,我需要从中沟通专家与客户,起到桥梁作用。”基本上,律所内部能够提供足够的资源,交易实际上是全球团队的作战过程,团队精神很重要。


潘文森认为,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并购方兴未艾,所以后面有更多机会。而在中国企业的对外并购中需要注意:


知己知彼。首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的能力在哪里,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在尽职调查的时候把对方摸透,“比如,一个公司的大股东,年纪大了,孩子是否愿意继承产业,都会影响他的目的;比如,收购的公司以前的业绩都很好,买回来之后发现很多合同都到期了,客户又不愿意延期,业务一下子就丢了一大半。”所以,尽职调查可以影响交易的成败。


按照国际市场的游戏规则办事,了解哪些是有谈判天地,那些是无法讨价还价了。“如是你想竞标一热门标的,人家说哪一天把标书交过去,就必须按时交,否则基本上是没戏的。”


在医药医疗、高科技领域,知识产权很重要。潘文森也是美国专利律师,不论在BD项目还是在投资并购交易里,知识产权是一个重要而且敏感的话题。“基于我对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了解,我可以很高效地和各方沟通,找出解决有关知识产权问题的方案,并将方案体现在交易文件中。”


“做一名优秀的投资并购律师,需要有很深厚的经验积累,才能应对各种法律问题,为客户提出‘量体定做’的解决方案。达到这点,唯有勤奋加天份。而勤奋尤为重要。”


be761398f43d8fd9c5fac81f456eadfe.png


责任编辑:露露君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750-422 (3).png

热门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做评论~
发布

Copyright © 2010-2020 药智网YAO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020007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

投诉热线: 02362308742

邮箱: tousu@yaozh.com

QQ: 914894005